郝经真州史事举要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2-09-26
 

蒙古忽必烈中统二年,南宋景定元年(1260)三月,三十八岁的郝经充任蒙古国信使赴南宋议和,被宋拘押于真州前后达十六年之久,直到元至元十二年,南宋德佑元年(1275)三月,年已五十三岁的郝经才带病北归,秋七月就离开人世。其时随郝经出使南宋使团成员十一人中有三人已经物故。只有七人与郝经一同回到大都。郝经何以被拘于真州这么久,这么长的时间里,他身边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他自己又做了哪些事?以前知之甚少。近读《元郝经传》、《郝经年表》和郝经故乡人山西陵川秦鸿昌先生新撰《郝经传》,不仅知道了郝经身世,更对其为何长期被拘真州的原因,以及在真州的遭遇、重要活动和大量著述有了更多的了解。郝经生当宋金、蒙金战争乱世,出生于逃难途中的河南临颖,从小流徙四方,二十岁时才定居于保州,三十岁时诗文著作成名,馆于蒙古帅府授诸子学,三十七岁才到忽必烈行营管理军国机务,第二年即奉命出使南宋,被长期拘禁,回归数月后故去。他人生的黄金时期是在真州渡过的,大部分重要的著作是在真州囚禁生涯中完成的。真州对郝经来说等于第二故乡。将其在真州的事迹择其要者做些介绍,想必仪征人是乐于知道的。

郝经被长期拘真州的原因

对于郝经被长期拘于真州的原因,以前只知道是因为南宋权臣贾似道怕暴露自己在鄂州前线投降的阴谋而欺上瞒下所致。事实确是如此。南宋皇帝相当长时间里并不知道郝经被长期拘囚真州。郝经被囚期间,曾经不断上书南宋朝廷,先后有数十万言。这些书状都被贾似道卡住一字不报。郝经被囚四年时,蒙古曾派王德素充国信使到南宋诘问稽留郝经之故,使团根本见不到皇帝。郝经被囚十一年时,其弟郝庸受元朝派遣赴宋问囚郝经之罪,结果被阻于建康(今南京),无功而返。这些都是贾似道依仗特权一手遮天造成的。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蒙古内部某些主战人物妒贤嫉能,反对议和。开始这些人就企图阻止郝经使宋,大肆喧染边境战事吃紧。郝经所率使团本来计划从济南南下,可是到了济南时,突然从前线传来宋军要杀害蒙古使臣的消息,实际上是守边将领蓄意制造的谣言。为此郝经一行不得不绕道安徽宿州五河口进入宋境,路上走了近半年,九月份才到真州。后来这些靠兵乱起家的蒙古上层官僚,尤其是臣服于蒙古的汉人世侯生怕失去既得利益,互相勾结,不断制造边境事端,阻止蒙古统治者议和,甚至蛊惑使团内个别成员,企图加害于郝经。对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史学家早有定论。清朝乾隆皇帝在一首诗中就明确指出了这一点。他的诗是这样说的:“身充信使被拘留,两国却逢奸计投。愿附鲁连未遂志,空言思托著书酬”。由此可知,正是由于两国都有奸人从中耍阴谋诡计,才造成郝经被长期拘囚的悲剧。

郝经拘于真州的处所

郝经被囚真州并不属于真州的权限范围,而是由两淮制置使按照朝廷旨意,实际是贾似道指令执行的。开始被拘于真州忠勇军营。忠勇军营在今仪征老城区西北,原为宋朝在真州所置忠勇军的士兵住所和马场。郝经使团一行到真州后就被拘禁于此,称为“旧馆”。这里“其门关锁牢固,无故不复启钥。院中旧有大树数株,尽皆砍去。墙高丈余,上则树芦栅,下则荐之以棘,外则挖壕沟,置铺屋,兵卒坐铺百余人。昼则周围觇伺,夜则巡逻击柝”。开始看管非常严格,不得随便外出。不久,两淮制置使为郝经派来伴使(负责联络),对郝经一行看管才渐渐放松一些,伴使还常邀郝经外出走走。一次到了真州东郊镜亭,郝经登亭望古扬子县城时,特作《镜亭记》记述由唐至宋扬子县沿革。在“新馆”五年有余,突然发生“丙寅之变”,几乎危及郝经生命。为安全起见,两淮制置使又令于别处另筑房舍,称为“新馆”,让郝经与苟宗道等人居住。所谓新馆,条件比旧馆还差,“片天之下,四壁之内,秋霜夏暑,不胜其苦”。制置使这样安排是有目的的,他们爱郝经的才干,意图逼迫其降宋。然而郝经不管环境如何恶劣,生活如何艰苦,始终坚忍不拔,处之泰然,坚持著作,吟诗不辍。宋人知道郝经志节终不可夺,反而对他更加敬重,增加了粮食蔬菜供应,改善他们的生活。郝经使团在新馆一待又是十有余年,直到至元十二年,元世祖派礼部尚书中都海牙及经弟郝庸等赴临安问执行人之罪。此时元军已大兵压境,南宋风雨飘摇,贾似道大恐,再不敢隐瞒,急忙派总管杜佑到真州礼送郝经北归,郝经长期囚禁生活才得已结束。

“丙寅之变”的起因与结果

元至元三年、宋咸淳二年(1266),干支纪年为丙寅年。这一年发生了刺杀郝经的事件,所以称为“丙寅之变”。这件事的主谋是元朝上层某些反对郝经的人所为。他们蛊惑使团内部个别人叛变,趁乱杀害郝经。漫长的囚禁生活,对使团成员的精神伤害很大,有些人感到回归无期,前途渺茫,心情烦燥。郝经虽然一直关心大家的身心,不断引导他们读书问学,鼓励大家持节以终。但有些“三节人员”(仆役、马夫)却受不了长期精神折磨。有一天几个“三节人员”因琐事争执,情绪失控,竞发展到相互斗殴拼杀。这时一直潜伏在使团内部的叛贼趁乱而动,闯入郝经住处刺杀郝经。郝经随员魏斌、玉成和宋琚,以及宋朝伴使闻讯纷纷赶到,保护郝经。郝经幸免于难,叛贼被宋琚斩杀。可是玉成在护卫郝经离开住室时被叛贼长矛刺中,宋琚与叛贼搏斗时身受重伤不治身亡。郝经回到元都向皇帝奏报这一事变经过时讲道,“丙寅之变”不是介佐人员厌囚之故,是不满议和者所为,贼首是派进来的内奸。郝经的话得到皇帝首肯。经过皇帝批准,魏斌保护郝经有功,提升为千户,玉成和宋琚重重抚恤,其余忠节不屈者给予奖赏;为首的叛贼已死,协从认罪悔改者予以赦免。

郝经在真州的著作

郝经在长期囚禁中,从来没有失去完成使命北归的信心,除敦促随行人员读书之外,自己则诗、赋自若,著作不辍。至元元年(1264),郝经与书状官苟宗道一起,将自己三年多来写的旧作,分类编为诗、赋、论说、辩解、书传、志箴、铭赞、颂序、记、碑、志、行状、哀辞、祭文、杂录、宏辞、奏表、使宋文等三十九卷,汇为一书,名《甲子集》,刻版成书时,改名为《陵川集》。就在这一年,他还写了记真州风物的《镜亭记》、《退飞堂记》、《窗池记》和《江石子记》。第二年又撰《是是堂(郝居室名)记》,记述真州有识之士访见郝经之事。以后郝经在诗赋杂作之外,专心从事经史研究和著述,至元二年完成《春秋外传》,至元三年完成《原古录》的编著,是书收录历代著名学者一百五十余人的精作、语录,并附作者小传,被誉为“易、诗、书、春秋的海洋”。至元四年相继写成八十卷《周易外传》和二十卷《太极演》。随后又完成《续后汉书》、《通鉴书法》和《玉衡真观》等著作。郝经在真州编撰的著作累计有数百卷、几百万字,现今存世的有三十九卷《陵川文集》和九十卷《续后汉书》。《陵川文集》是研究宋末元初的珍贵资料。《续后汉书》是重要的史学著作,明代被收入《永乐大典》,清代被收入《四库全书》,乾隆皇帝还为之专门题诗。这部巨著,具有很高的史学价值,新中国成立后一版再版。

郝经是元代的理学家、史学家、诗人,不仅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成果丰硕,在政治、军事方面也有相当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中国通史》、《中国军事通史》、《中国哲学全书》、《中国文学通史》、《中国文学批评通史》等著作,都从政治、军事、哲学、文学、诗歌等不同角度对郝经作了记述。至于郝经举大事而忠义、临大辱而守节的高尚情操,更得到后人的赞誉。明朝“开国文臣之首”、《元史》编纂总裁宋濂撰写的“题郝伯常书后”,赞其为元代的苏武。仪征人对郝经也十分崇敬。明隆庆《仪征县志》记载,元至正年间(1354),真州守臣因郝经、吴澄和张须三人曾久居于此,特地建三贤祠祭祀他们。后圯,明宣德七年知县李又重建三贤祠于文庙之东。可惜此祠早已毁废。

本文作者:帅国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