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爱民 嫉贪如仇——记明代仪真县令姜埰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2-09-26
 

廉洁爱民  嫉贪如仇

——记明代仪真县令姜

 

在《明史》本传中,有一篇《姜黄门传》,记的是明朝末年任仪真县令的姜。县令乃七品小官,即使姜后来到了京城任礼部仪制司主事和都察院礼部给事中,官阶也不过五品,为什么还能够在国史中留下重重的一笔,主要因为他在仪真为官十年,政声卓著,为政清廉,进入都察院后又敢于冒死上疏,弹劾权奸首辅周延儒。为此,他遭到崇祯皇帝残酷迫害,九死一生,仍宁死不屈,因而赢得世人的称颂,留名青史。他留下的诗文集《敬亭集》,清乾隆年间被定名为《姜贞毅先生敬亭集》,编入《四库全书》。

,字如农,号卿墅,别号敬亭山人,山东莱阳人,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生,二十岁中秀才,二十四岁中举人,第二年即崇祯四年(1629),二十五岁的姜高中进士,当年八月被任命为密云县令,未来得及赴任,十月改任仪真县令。年轻的姜在仪真县令任上,不仅主持编修了《仪真县志》,使中断七十余年的仪真地方历史文化得以延续,为后人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更主要的是为官清廉,勤政爱民,做了许多有益于老百姓的好事。清康熙年间就被列为名宦,道光《仪征县志》专门为其立传。据《县志》传略和山东莱阳赵松枝、姜守明《二姜先生评传》(姜与其弟姜垓并称二姜)记载,姜在仪真廉政、勤政、爱民的事迹和在京城孤忠、抗恶、不阿的精神即使在今天也有镜鉴意义。

(一)

姜埰到仪真任县令时,他的岳父曾任安徽婺源县训导、保安州学政的董应雷再三叮嘱:“少年科甲,当勿骄勿躁,知清辨浊,心存高远”。表兄刘起蛟也写信勉励他:“居官以不要钱不循私为要”。姜埰都一一铭记在心,身体力行。他到任不久,听说境内有大盗扰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力以赴搜捕盗贼,为首者绳之以法,协从者具结释放,使县境一清。地方一些有权势士绅瞧不起这位少年县令,借举行祭坛仪式之名,派人装神弄鬼,假充城隍降临,直呼姜埰其名,颐指气使,寻衅滋事,蛊惑民众。姜埰洞悉其奸,沉稳应对,大声说道:“埰奉旨牧民,天威所在也。狂悖无礼,以至如此,其必奸民罔利者也,西门豹事非前鉴邪?”于是下令,将为首者缉拿下狱讯问,训诫后放回,使一些人心悦诚服。一个老秀才自恃功名在身,与人斗殴,打掉人家门牙,到县大堂上还不把年轻县官放在眼里,出言不逊。姜埰不与之纠缠,将其解往教谕处理。教谕将他打了一顿后,要上报学政使,革除其秀才功名。而姜埰却恩威并重,尽力保全。老秀才才未被除名。

姜埰为政仁厚,事关民间疾苦,兴除不遗余力,宁违上司,不苦百姓。仪真是漕盐转运港口,通扬运河几乎每年都要老百姓挑河疏浚。粮船盐船过闸过坝,也照例要当地出民工无偿地拉纤挽船,百姓苦不堪言。姜埰身为地方官,为了减轻百姓负担,除了多次捐俸银以钱抵劳外,反复向盐政和盐运官署申诉,让为商家拉纤挽船的劳役变无偿为有偿,以造福于民。凡是对地方和百姓有益的事,无论困难多大,他都敢于承担,尽力而为。崇祯八年(1633),为开辟和扩大港口运输能力,姜埰主张扩浚新城通江河道。由于治河经费支绌,河运总督没有首肯。姜埰动用地方国库坚持兴工,结果河成后遭遇洪涝灾害,新河被毁,造成亏空。当地的众盐商得知后纷纷集资上万两银子垫付了这笔款项,姜埰才幸免受到处罚。盐商为什么纷纷捐钱呢?主要是出于对这位清官的尊敬与感激。食盐是国家专控物品,盐商获利很多。他们在办理有关手续时总要拿出一点利润贿赂地方官员。这已成为陋规积习。所以不少地主官员争相染指盐业。姜埰作为一县之长,却不取毫厘。盐商多次依惯例进奉,都被姜埰斥去,不仅自己以身作则,还告诫下属不要贪图小利。姜埰在仪真当了十年县官,真正做到“十年不受干牍”,十年无取于民。他到仪真任职时,将祖母、父母及年幼的弟弟、妹妹都接来居住。一大家十多口人,仅靠他官俸养活,以至于“家无环堵,官苦积薪,常恨奉二亲乏甘毳”(音cui,软衣)。

姜埰在仪真勤政爱民的事迹还有一件值得称道。崇祯十年(1637)九月,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军兵临仪真城下,姜埰露宿街头数月,设防御敌。他虽然从前未曾学过军事,却将城防事务指挥得井井有条。起义军久攻不下,只得撤退。为此,都察院专门请求皇帝提拔重用姜埰,奏疏云:“淮扬半壁,屹然无恙,实以仪真篱固守之故宜优录之”。仪真也有人倡议为县令立生祠勒碑,姜埰坚决拒绝。他说:“吾知尽吾职而已,岂望此乎”。不过姜埰的德政一直记载在百姓的口碑上。众口烁金,姜埰的声名传到京城,为皇帝所赏识而得到升迁。

(二)

崇祯十四年(1639),三十五岁的姜埰上调京城,升任礼部仪制司主事。在京城这是一个无实权的小官,许多人以为姜埰“必怫然不乐”,而他不以为然,欣然到任。第二年又受到漕运总督朱大典推荐和崇祯皇帝单独召见,被破格擢升进都察院,任礼科给事中,官阶虽然不高,仅为正五品,但却有些权力,相当于现在政府的监察和督查部门,能够直接上疏议,弹劾官员,对各部门事务提出批评建议。古代称为黄门官,又称言官。姜埰到职后,兢兢业业,知无不言,言必中肯,五个月之中竞条陈三十余道奏疏,条条都被皇帝采纳。这期间,他揭发了一桩京城武举考试舞弊大案,参倒大大小小贪官十人,其中有一个是比姜埰官阶高得多的兵部侍郎。第二年也就是崇祯十四年(1640),姜埰又做出了震动朝野的壮举,冒死弹劾权奸,尽管由此给自己带来无底的冤狱、无数的酷刑,几乎送了性命,但仍然铁骨铮铮,至死不屈。当时,朝廷首辅周廷儒,虽是状元出身,又是颇受推重的东林党领袖人物,但他骄奢淫逸,贪婪至极。李自成起义军前锋已经逼近京城,时局危急,周廷儒仍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猖狂地卖官敛财,致使朝廷吏治极为腐败,京中贿赂横行。言官们(有上疏议事权利的御史、给事中等)纷纷上书,不指名指责周廷儒及其他贪官。崇祯皇帝非但不听言官们直谏,反而听信周廷儒谗言,在上朝时宣示圣谕,训诫言官。姜埰因为在仪真守城抵御张献忠义军有方,这时正奉命带兵戍守在德胜门未列早朝,但看到传来的皇帝圣谕后,心里非常着急,立即拟了一份《恭读圣谕因明言职疏》,为言官申辩,言辞恳切,观点鲜明。他没有料到这份千余字的奏疏,触犯了皇帝尊严,引起了崇祯的震怒。崇祯十五年闰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朝时降旨将姜埰和另一位言官熊开元一同革职,由锦衣卫羁送北镇抚司审讯严办。此时,姜埰的弟弟姜垓也在京城为官。他原来随姜埰在真州读书,崇祯十三年考中进士,被授予礼部行人司行人。正在官邸养病的姜垓听到这一消息,惊慌得连鞋子也顾不上穿,急忙步行赶往北镇抚司,正好一大群锦衣卫将姜埰从德胜门带来。姜埰官帽官服被扒光,被捆绑着搁在驴背上,头发飘散,脸色腊黄。姜垓急忙走到哥哥面前,姜埰对姜垓说:“首辅婪贿,比昵逆铨,设阱伏机,雍塞主听,我今日不言,天下谁复言者,纵今对簿鞭笞,负痛而毙,吾愿也。……惟二亲衰老而一子幼龄,弟之责也。”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怕兄弟二人串供,急忙将姜埰带进北镇抚司衙门。北镇抚司是专为皇帝设的诏狱,姜埰一进去就遭到一顿棍棒毒打,遍体鳞伤,被带上木枷,扔进牢房。按旧例,三日之后才供给汤水柴禾。时值北方严冬,姜埰几乎被冻饿而死。而此时的朝廷上下,已是一片鼎沸。以都察院首席御史、言官首领刘宗周一大批官员,见皇帝是非不明,不但不清除奸相周延儒,反开罪姜埰、熊开元二言官,便急忙联系刑、工、吏、户、兵等六大尚书和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等九卿一起上疏救援。可是一日上疏十数件,均被中官奉旨扣押。崇祯不仅不理会各部首领奏疏,反而命镇抚司加紧刑讯。拶(夹手指)、夹(木棍夹腿)、杖(打屁股)等所有酷刑全部用上。姜埰昏死过多次,痛不欲生,用手指蘸口中的血在地上写“死”字,只求一死。崇祯见姜埰如此牙硬,十分恼怒,竞违背朝廷祖训,下了一道“姜埰熊开元即取毕命”密旨,命镇抚司头头将姜埰秘密处死。这个头头觉得皇帝密旨失当,又怕承担诛杀忠臣的责任,故意将这消息透露给皇城御林军都指挥黄培。消息一经传出,朝野又一次震动,各部官员们纷纷上奏为姜埰、熊开元开脱,尽管刘宗周等老臣被朝廷先后当廷撤职,而继续摘冠跪地上疏者依然不绝,引起从早到晚的激烈廷争。崇祯皇帝迫于群臣的压力,将密裁姜、熊二人谕旨收回,将姜移交刑部审理。刑部尚书徐石麟很同情姜、熊二人,经审讯后,只按《大明律》“挟制官府”一条律令给二人定罪,判令二人就近在京畿附近充军。岂知刑部上奏以后,崇祯大发脾气,不仅立即将徐石麟撤职,而且为了泄忿竞不顾自己曾经说过的不用廷杖的承诺,决定在午门外对二人各廷杖一百,以示惩处。廷杖是明王朝独有的刑罚,受刑者不仅皮肉受苦,也是一种奇耻大辱。按例,廷杖应由皇帝亲自主持,可崇祯生气不愿出宫,由太监总管监刑,并令文武百官齐集午门外阶下,列队观刑;台阶之上两边各站三十名锦衣卫,四十名执杖行刑校尉。姜埰二人被带上场,仆卧在地,并用绳索捆住双脚由人牵拽,只留屁股受刑。行刑开始后,二十名校尉负责杖打一人,每人轮流各打五棍,最后姜埰与熊开元都被打得血肉模糊,昏死过去,被狱卒用简易轿子抬回狱中。从姜埰被北镇抚司押到午门的路程,其弟姜垓就一直没有离开哥哥。姜埰回到狱中后,姜垓立即赶到,并请来京城里专治杖伤的名医吕邦相。吕让姜垓找来童便喂给姜埰喝,姜埰臀肉已烂,青痕过膝,昏迷不醒只有出气而无进气,牙关紧锁。姜垓为救哥哥,便自己将童便喝进口中,一小口一小口吐在哥哥的嘴里,由此可见兄弟情深。从此姜垓天天守在姜埰身边,亲手煎药熬粥服侍哥哥。经过医生精心治疗,半月以后,姜埰臀股“去腐肉斗许”,渐渐好了起来。姜埰被下狱及廷杖以后,姜垓派人先后给家乡莱阳的父母和家人送信,此时,莱阳城已被清军第二次包围。姜埰的父亲姜泻里正带着大儿子姜圻和四儿子姜坡和家人守卫在东门。城破后,姜泻里在与清军巷战中被清军砍死。清军屠城时,四弟姜坡为救父亲与清军搏斗被剁成肉泥,父子二人均壮烈地为国殉难。姜家被杀和自杀共计二十三口,只有姜埰的母亲和大哥姜圻以及几个孩子侥幸活了下来。姜坡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小儿子被一位仆人救出。山东巡抚奏报莱阳城破军民殉国之事,特地提出释放姜埰回家治丧,姜垓也写了血疏。可是崇祯虽然按朝廷定例给姜家父子颁发一道《谕祭文》,可就是不同意放姜埰回家治丧,还在奏疏上批示:“姜埰罪不可赦,弟垓固在,其非独子,言官勿屡渎!”。无可奈何,姜垓只得匆匆回家治丧,与长兄姜圻将亲人埋葬后带着老母返回京城。此时京中为防止疾病传染,夏季清狱,姜埰也被释放出狱。母子相见,抱头痛哭,哭国恨家仇,哭沉冤难雪。仅仅过了十几天,崇祯皇帝召见新任刑部尚书时,询问清狱情况,发现姜埰和熊开元被放出去了,竟然在释放人员名册上将姜埰和熊开元名字狠狠划了两笔,训斥道:“此两大恶,死有余辜,刑部斗胆纵保,屡渎何为?”当天姜埰、熊开元又被缉拿入狱。这时明朝的江山已岌岌可危。为挽救危局,崇祯皇帝派周延儒督师西征,迎击清军。周尽管统兵数十万,仍畏缩不前,放纵被围敌人西逃,且谎报军情,邀功请赏,还继续在军中卖官鬻爵,肆意搜括。周延儒的丑恶嘴脸暴露后,被捉拿回京城,迅即赐死。周延儒倒台后,朝中正直人士上书,请开释姜埰和熊开元,为他们平反昭雪。万念俱灰的崇祯皇帝依然执拗地不肯认错,继续将姜埰关在狱中。直到第二年即崇祯十七年二月,在新任兵部尚书李建泰的一再奏请下,崇祯皇帝终于有所醒悟,口头答应宽恕姜埰,但仍然下诏将姜埰发配到安徽宣州卫充军,当一个由人看管的戍守士兵。姜埰出京仅一月,李自成的军队兵临京城,绝望的崇祯皇帝爬到煤山上上吊身亡,他临死前在龙袍上写的绝命书中,就有这样一句:“悔不听二臣之言”。后人考证,这二臣指的就是姜埰和熊开元。在兵荒马乱之中,姜埰只得改名换姓,改换装束,混杂于逃难人群中,艰难前行。到了淮上,有一天晚上乘舟遇到强盗,身上所有钱财被洗劫一空。姜埰决定先到仪真落脚,船到仪真地界,才下船又被一群把守在村口的村民拦住,拔刀相向。幸亏人群中有一位书生认识姜埰,对众人说,“这是我们仪真过去的县令,他是个好人,因进谏获罪,现赶赴戍所,大家不要伤害他。”姜埰不仅躲过一劫,还获到仪真百姓的资助。崇祯皇帝已经死了,明朝也名存实亡,而姜埰忠心不改,以待罪之身往宣州卫所赶。不久,弘光皇帝在南京登基,急于招呼旧臣恢复中原,闻知姜埰兄弟在江南避难,立即下诏赦免了姜埰。姜埰姜垓兄弟此时暂居苏州的友人处,等待消息。可是不久阮大铖、马士英两个大奸臣掌了朝廷大权,不仅上疏除去拟被任用的姜埰兄弟之名,还下令缉拿二人。兄弟二人漂泊才定,又遇不测,不得已仓皇出逃。第二年,鲁王在南京再建国,下诏征用姜埰为兵部右侍郎,姜垓为吏部考功司员外郎。不久,姜垓被嫉辞官。不到一年,鲁王小朝廷土崩瓦解。清顺治四年,姜埰携带母亲与妻儿,隐姓埋名在安徽一带流浪。清顺治五年,时局已经稳定,他送母亲回莱阳老家,探望仍在家乡的亲人。莱阳县令胡三顺听说姜埰回来了,急忙向巡抚禀报。姜埰是前朝有名的旧臣,巡抚于是下檄书征诏。姜埰不愿为清朝做事,谎称骑马跌断腿,坐竹轿子见客,当天夜里便驰马回到南方,来到了仪真,借居在真州的汪家花园。提到汪家花园,道光《仪征县志》里还记载当年姜埰在仪真当县令时发生的一件趣事。仪征新济桥西有一座荣园,是崇祯年间盐商汪氏所筑,因而当地民众也称之为汪家花园。汪园因构置天然,为江北绝胜,往来名公大僚经常到这座园里聚会游乐,作为一个小县官姜埰不得不出面应酬接待。姜埰不胜周旋,心生怨愤,发牢骚说:“我且为汪家守门吏矣”。从这件事也可从一个侧面看出姜埰的品格。他对上级来的名公大僚既不愿意阿谀奉承,对地方上富商巨贾也不愿讨好巴结。怎么办呢?只好以诙谐手段对付,调侃地说:我是汪家的看门的人。姜埰的话传到汪家以后,他们害怕得罪了地方父母官,竟将园子毁了。姜埰到仪真后恰巧就借住在这一废园的一座旧屋里。因文天祥曾在真州写过“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的诗句,所以姜埰将修葺的旧屋取名为“芦花草屋”。姜埰在仪真定居后,根据自己所见所闻,着手撰写《正气集》,记载前朝殉国尽节的忠臣义士的事迹,为五十多人立传。《正气集》虽然没有结集出书,但在他的《敬亭集》里选登了十三篇,有的被选了《明史》。姜埰在仪真居住十二年,后来移居苏州。清康熙十三年,六十七岁的姜埰在苏州逝世。临终前,他还嘱咐儿子将自己葬在安徽宣城敬亭山麓,因为他曾被崇祯发配到宣城卫充军,生前没有去成,死后一定要葬在那里。可见姜埰对明朝崇祯皇帝的愚忠。他的儿子姜安节兄弟尊父嘱将他安葬在宣城敬亭山西麓赵子岗之原,并依照姜埰遗愿,墓碑上不题官名,只写“莱阳姜贞毅先生之墓”。

唐代大诗人李白行吟于安徽皖南时,曾写过一首关于敬亭山的诗:“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姜埰坎坷一生,遭遇国破家亡,身后孤魂远游敬亭。大诗人这首诗好像就是为他而写的。

写到最后,不能不提一段古今奇缘。姜埰先后在仪真为官和卜居共二十二年。三百多年后,莱阳籍知名作家、诗人忆明珠也来到仪征,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为仪征的文学创作事业倾注了巨大热情,作出了宝贵奉献。而忆明珠先后的母亲就是姜家人。解放前他曾在姜家庄姥姥家读书。每当笔者与忆明珠先生闲话仪征历史文化时,他总不忘提起姜埰这位外家的远祖在仪真为官业绩。

本文作者:帅国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