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集地名轶事两则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2-09-26
 

今仪征刘集镇所辖绝大部份地域历史上不属于仪征,而属于江都县和甘泉县,因而有些地名的耒历、演变和那里发生的故事,并不为现今大多数人所知。这些地名,《嘉靖维扬志》和江都、甘泉县旧志以及有些书籍中都有记载,其中盘古山和丁古集这两个地名不仅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而且分别充满了神话色彩和独特的少数民族印记。

   

儿时在家乡泰州听民间艺人说唱一些历史演义故事,开头大都有两句唱词:“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然而不曾想到,这些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神话人物的墓竟然在仪征刘集境内,并且载入了地方志。明代《嘉靖维扬志》记载:“盘古塚,大观图经云,在江都驿西四十里,上有盘古庙”。清光绪增修《甘泉县志》除记载盘古以外,还记载了盘古山,并且增记了盘古庙中的盘古像,说“其像披席地而坐”。记到盘古山时,还引用《述异记》关于盘古氏很多神话:“昔盘古氏之死也,头为四岳,目为日月,脂膏为江海,毛为草木。秦汉间俗说,盘古氏头为东岳,腹为中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先儒说,盘古氏泣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古说,盘古氏喜为情,怒为阴。吴楚间说,盘古氏阴阳之始也。盘古氏有墓,俗云,后人追葬盘古氏之魂也。”这些神话虽然传说各异,但归总起来就是一个意旨,盘古氏是开天辟地之人,天地间的万物,如日月阴晴,风雨雷电、山川河海、草木等等,都是盘古氏创造的。盘古葬的不是他的身躯,而是他的魂。其实,在全国关于盘古氏纪念遗址不少,为什么刘集地区有盘古墓,又是什么时期葬的呢?《嘉靖维扬志》没有明确记载,只说引用《大观图经》。大观是宋徽宗的年号,《图经》是大观年间编修的地方志书,记载的都是大观以前的历史事物。盘古是起于汉唐、周秦,还是更为久远上古时期,现在很难确定了。那么为何将这里称为盘古呢?以前有人说“盘古”是水码头的意思。仪征的祖先从大海到陆地生活就是从这里登岸的。据19827月卫星遥感拍摄显示,距今约一万年前,从青山到扬州湾头一带是昔日海湾线,蜀岗之下、扬州以西是烟波浩淼的汪洋。随着地壳运动,江淮平原上升,扬州湾才由沧海变成桑田。于是原来在海上以捕鱼为生的仪征祖先到陆地来开荒种植,后人将第一位从这里上岸的人称为神话中开天辟地盘古氏,并为他立一座象征意义的墓和庙宇,称为盘古和盘古庙作为后人的永久纪念地,这样的推测如果能成立的话,盘古这个地名就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历史了。按照志书记载,这里是先有墓塚,然后在墓上建庙塑像,墓的规模越来越大,成为山头,因而又称为盘古山。

   

丁古集这个地名,现今仪征人知道的可能不多,一般只知道古井和铁牌,因为丁古集是清朝后期用的地名。清代晚期,今仪征的刘集、古井、陈集、大仪,以及移居等集都属于甘泉县。甘泉县实行分区管理,县知事统管全境,下设典史一人和巡检二人,分三大片管理所辖乡和集镇。典史驻县城,管辖县城及附近区域;另设两个巡检司,一为邵伯巡检司,驻邵伯,管辖运河以东10乡。一为上官巡检司,驻陈集,管辖运河以西8乡、13 集。13个集是陈家集、刘家集、移居集、谢家集、丁古集、大仪集、甘泉山、公道桥、杨兽医坝、杭家集、雨膏桥、老坝桥和方家集。其中丁古集是古井寺和铁牌店的合称。因为铁牌店有一座丁公庙,所以取“丁”与“古”命名。

古井寺之名的由来已久。清代陈集人林溥所编撰的《扬州西山小记》近似于一部乡土志,书中记载集上有一口古井,年深日久,井栏上铭刻的字多已漫漶不清,仅能辩认“元祐三年”字样。传说这口老水井里曾有巨蟒作祟,因而建庙镇之。寺以古老的水井得名,被称作古井寺,集镇又以古井寺而得名。这口古井的石井栏现在收藏在市博物馆。按照井栏铭刻推算,这的确是一口古井。“元祐”是北宋哲宗的年号,“元祐三年”为公元1081年,距今已经930年。由此可知古井寺这个地名至少也应有900多年历史。

关于古井寺地名来历,当地民间还真的流传着一个神话故事。不过不是说井中有巨蟒作祟,而是说挖井时飞出了白龙。说是明洪武初年,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害怕新的真龙天子出现夺了明朝江山,传旨刘伯温时刻观察天象,发现龙脉之地立即将其破坏。刘伯温在南京紫金山观察天象时发现江北有一地方,白天红云缭绕,夜间光芒四射。他立即按皇帝圣旨从南京出发,经六合,过仪征,来到甘泉县丁古集地界,眼前只见红光遍地,各个山头冒着白气,认为这是真龙之地。于是调来军队,按五行、八卦,在四方打井破坏龙地。在东方甲乙木处打丁井,西方庚辛金处打朱井,南方丙丁火处打扬井,北方壬癸水处打袁井。忙了七七四十九天,没有打到要害处,于是决定在中央戊已土处打最后一口井。刚挖不久,地下喷出一道白光,一条小白龙张牙舞爪腾空飞起,立即闪电雷呜,大雨倾盆,把刘伯温吓倒,惊叹:“我为保真龙,灭了地龙,罪孽大焉!”从此在丁古集小街留下一口井。由于打井破坏了当地风水,老百姓在古井旁建了一座庙,经常烧香求神拜佛,祈求平安。庙与井有关,于是将丁古集改为古井寺,后来称古井,沿用至今。宋代开凿的井居然说成明代,传说毕竟是传说,与史实相去甚远。要知道,很多地名都伴生着许多神话传说,地名是民间文学生长的土壤。

铁牌店也是一个古地名,早在元代就有了。元代,中国由蒙古族统治,地方统治者用蒙古语给这个只有几家小店的集命名为挞扒(又称哒叭)店。后来人们将非常拗口的“挞扒店”渐渐地喊成铁牌店了。语言学上称之为音转。民国时期编修《甘泉县续志》已将其改为铁牌店。遍览仪征境内地名,除“挞扒店”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用少数民族语音命名的地名。铁牌店不仅来源已久,命名独特,留下了少数民族的印记,而且这里还有历史故事,并被载入史书和地方志。光绪增修《甘泉县志》引用《宏简录》记载:“宋淳元年,北兵侵真州,淮东先锋马军邓淳李海战于扬州挞扒店。”需要探讨的是,宋元之间的扬州西山一带有若干集镇、乡村,为什么偏偏将一个不起眼的小集取名为“挞扒店”,其中有何深义?江都和甘泉县旧志均没有解释。唯民国《甘泉县续志》在“地理考”河西各乡镇表后,加了一个小注“铁牌店古名挞扒(元人名)店,土人呼为铁牌系一音之转”。《宏简录》是明代人邵经邦撰写的通史式的史书,全书二百五十四卷,记载了从唐五代迄宋辽金九个朝代的历史。邵经邦写这部书时是明代,所记载宋淳是南宋理宗的年号,元年为公元1241年。这时蒙古人替代金完颜氏建立的元朝已有30余年,“北兵”指的就是元军,宋军与元军在此交战,双方将士必有伤亡。南宋灭亡后,元朝统治者可能以当年在这里战死的元军一位将领名字为集名,以作纪念。从古到今,以人的姓名为地名作为纪念的例子还是不少的。比如安徽天长市曾名炳辉县,仪征新民集曾名恒华乡,就是纪念罗炳辉司令和徐恒华烈士的。这里只是由此及彼做些推测而已,事实如何,还要进一步考证。

本文作者:帅国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