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溥与《扬州西山小记》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2-09-26
 

林溥,仪征陈集人,原籍福建,明嘉靖年间,先祖因避倭寇之患迁居陈集,至今已经400余年。林家在陈集子孙繁衍,诗礼传家,世代簪缨,渐成望族,是清代仪征三朝元老、九省封疆的一代大儒阮元的外家。阮元幼时曾随母在陈集读书。按辈分,林溥称阮元为表伯。林溥,字少紫,号坚园,生于清嘉庆年间,道光五年(1826年)中举人,三十年(1850年)中进士,分发山东任县令。在即墨县任上六年,因勤政爱民,政声卓著,被提升为东平知府。在东平任上,他亲自监督流浚黄河入海口,兴筑堤坝,保证了运粮漕船畅行。林溥自奉俭朴,却不吝周济贫困亲族与故旧。他一生嗜学,上自六经,下至诸子,无不涉猎;又爱好诗词,著有《晖堂诗集》八卷。他对家乡历史文化非常关注,清咸丰年间避太平天国战乱家居时,读到其叔祖林云门撰写的《续扬州竹枝词百首》和《邗江三百吟》,发现其中没有素称西山小扬州陈集的记载,于是萌生编撰《西山小记》的意愿。他踏寻古迹,访问故老,搜索旧闻,潜心编撰,终于完成《扬州西山小记》一书。此书写成后,没有刊印,而以手抄本存世。上世纪80年代,编修《仪征市志》时,市地方志办公室曾从扬州抄回一本。以后扬州广陵书社曾有影印,陈集的热心人士也油印了一些,但终因流布不广,读者不多,其价值并不为人们认识。其实,这本书对于仪征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仪征北部陈集、大仪、刘集一带,从唐宋以后至民国时期先后属于江都、甘泉,而不属于真州、仪征,所以,从宋代的真州《图经》到明清时期的多部仪征《县志》都不记载这片地域。而江都、甘泉县的县志立足于全县宏观记述较多,从乡镇微观层面记述较少,更没有关于这一片地域单独编修的乡镇志书,而《扬州西山小记》恰恰填补了这一空白。

《扬州西山小记》虽然体裁别致,以四字韵语樵唱(近似于竹枝词)加文字记述连缀而成,但从内容而言就是一部简明的地方乡土志书。且记述的范围不仅局限于陈集一地,而是连带到周边的刘集、大仪、谢集,甚至高邮、天长等地,记述的很多事物也并不限于作者所亲历的清代道咸年间,而大都上溯到宋明,有的远及汉唐。从结构来看,也具备了志书基本特征。全书171首樵唱加文字记述,除开篇4首说明撰写《小记》的缘起之外,其余167首分为形势、沿革、古迹、名胜、人物、轶事、异闻、农事、岁时、市肆和嘲俗11部分。以当代编修地方志记述的五个方面内容对照,除政治之外,其余自然、经济、文化和社会四个方面基本具备,形势部分记述了陈集被称为西山小扬州的区位优势,地形地貌。在记述陈集诸山时林溥对扬州蜀冈之名由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地脉通蜀”、“冈有茶园,似蜀蒙顶”,故名蜀冈的说法是附会之言,而《尔雅释山》所言“蜀者独”和郭璞所注:“蜀亦孤独”才是正确的。肯定蜀独两字相通,蜀冈就是指孤峰独立的山冈。在沿革部分,林溥不仅记述了从清雍正九年分江都设甘泉县之后,陈集为扬州西山十三集之首,是上官巡检司所在地,为扬州西山的政治中心,而且较为详细地记述了由唐至明清陈集之名的演变和由来,以及所居住的主要家族马、孟、陈、徐四姓逐渐被余、张、林三姓代替的过程,给后人留下陈集历史发展的主要资料。除此还对汉代舆县故城位置作了考证。仪征从汉代开始置舆县,断断续续延续了400多年,到南北朝时期才撤销。舆县的治所在哪里?南朝《宋书. 符瑞志》只记广陵太守范邈上书言:“所领舆县前有大浦,控引潮流”,《大清一统志》卷六十七也只记:“舆县故城在甘泉县(原文脱字)四十五里,两者都没有明确记其位置。当代复旦大学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所著《中国历史地图集》(汉代卷)中,通过古今对比,标示舆县治所位置在扬州西南、仪征县城东北,大致在今龙河附近。盛成教授考证,舆县县城在今仪征蜀冈西北,原曹山乡和胥浦乡境内。而林溥则将大清一统志的甘泉县后的脱字确定为‘西’字。他提出陈家集在甘泉县(今扬州)西五十里,舆县故城应在陈集偏东达扒店蒲塘岗界牌之间,认为范邈上书所言“前有大浦”就是蒲塘岗的西河影。林溥所说的西河影应是清代道咸年间陈集境内的一个很大的水体,这个水体是塘是河,能否控引潮流?当地人们应该有一些记忆。林溥的说法虽是一家之言,但值得进一步探讨。《扬州西山小记.》还有一个方面内容是值得称道的,就是以近一半的篇幅(82首唱辞)记载了陈集周边的地区的农事、市肆(集市、商店)和岁时、嘲俗,这些都是古代的县志、府志记载较少的内容。古代地方志书多偏重于人文而忽略于经济和社会习俗。比如,清代道光《仪征县志》煌煌50卷,只有3卷记了属于经济部类的“食货志”,其中两卷大多记田赋和盐法,只半卷记物产,也仅仅是稻麦豆麻、六畜家禽、林果花木、鱼类菜蔬的名称,人们主要赖以生存的农业生产和手工业、商业,以及社会习俗基本没有记载。《扬州西山小记》可以弥补县志之缺,使后人窥一斑而见全豹,了解陈集地区当时的农村农事活动,集镇商铺经营,以及城乡诸多的风俗习惯,特别是农家普遍饲养乳鸭用以制作金陵板鸭的地方特产,都是很难得的乡土资料。值得注意的是,林溥所记的风俗习惯用的是“嘲俗”二字,从用词上可以看出他对一些不良的习俗是不满意的,嘲讽之意尽在笔端,特别对赌博之风,抽鸦片烟的恶习和卖淫嫖娼丑恶现象给予辛辣的讽刺。至于若干名胜古迹、异闻轶事和人物,大都是珍贵的历史文化记忆,很多都值得我们从历史长河中打捞起来,在传承中创新,用于当今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化建设。

本文作者:帅国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