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人未忘古石碑——仪征地名史话之二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2-09-26
 

在汽车工业园和城北区建设中,城建工作者做了一件非常值得称道的事,就是将搬迁户集中住宅区建的一条宽阔的大路命名为石碑路。这就为仪征的后人留下一段历史的记忆,延续了一条历史文脉。因为这座石碑与仪征历史上一位官员和文化名人有关。这位文化名人笔者以为并非宋代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而是宋元时期的大书法家赵孟。据清道光《仪征县志》记载,王安石为他的妹婿一家四代及其他官员所写的都是墓表、墓志和墓志铭,这些志和铭一般是随棺柩埋入地下的,而不是立在地上墓前的石碑,在当时也没有产生多大影响。而赵孟所写的墓碑就不同了。赵孟的名气很大,在真州做过官。《道光县志》将其列入名宦,并为其立传;又将他写的一道墓碑列为“名”。这座碑就是赵为葬在真州蜀岗“元刑曹尚书江东宣慰使珊竹介墓”写的碑文,后人称为“珊竹介碑”。县志是这样记载这座碑的:“峙碑蜀冈,来者是式,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劝农事书并篆额”。因为是大书法家写的字,当时就影响很大,人们仰慕其书法,纷纷前来拓印碑文,年深日久,竟将碑下方有些字磨得模糊不清了。这块碑文的拓片,据说现在还存在仪征博物馆内,碑文字迹多数已无法辨认。也正因为如此,碑所在的村庄也跟着出了名,被称为石碑谈家营并且延续到现在。如今又以路将石碑之名留下,是非常明智之举。

赵孟究竟是什么人,在真州做过什么官,任职时间多久,《道光县志》记载简略。《中国书法全集》赵孟卷记得较为详细。赵孟,字子昂,号松雪道人。他是宋朝宗室宋太祖之子秦王赵德芳的十世孙,原籍河南开封,因四世祖受赐湖州,遂为浙江吴兴人。赵十二岁时,为官的父亲去世,他发愤读书,“未弱冠时出语已惊里中儒先,稍长而四方万里重购(可能是金字,笔者注)以求其文,车马所至,填门倾郭,得片纸只字,人人心惬意满而去”。赵十四岁时,因父补官,任真州司户参军(道光县志记为司法参军),但因年少未上任,仍在家中读书,不满二十岁时,“试中国子监”,才到真州为官。这是他在南宋垂亡之际,所任的唯一官职。真州所设官员,大概分五等,即知府、通判、推官、教授和州属。州属这类官职中又有采事参军、司户参军、司法参军、司理参军等。赵所任参军官阶是不高的。二十三岁那年,真州为元军所破,赵即离开真州,回到自己故里湖州。宋亡元朝建立以后,赵孟两次拒绝出仕,直到十年以后在当地官员极力劝说下才奉诏出山,历官奉政大夫、兵部郎中、济南知府、两浙儒学提举、翰林学士承旨、集贤学士等职。就因为他是宋朝宗室后代任元朝官员,常被人诟病。赵任两浙儒学提举十年,是赵一生最为掌握自己命运的十年,也是他的书法进入完全成熟的时期。赵孟写珊竹介碑文时已经五十八岁,其书法最能体现他的书法水平和书法风格,因而引起人们仰慕。写这一碑文时,赵的官职是中顺大夫,而不是扬州泰州尹兼劝农事。因为他没有到泰州任职时就接到皇太子之诏进京。这时尚未就任翰林学士承旨,否则的话道光志就要将这一比中顺大夫(四品)高的官衔署在他的职务之前了。写这道碑文的地点可能在杭州,因为他家在浙江,在浙江任职十余年,官署就在杭州。也可能在真州,那就是他赴大都履新从大运河北上路过真州时写的。真州是他最初为官之地,故地重游,受邀为朝廷大臣书写墓碑他是不会推却的。

本文作者:帅国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