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导读》2014年第一期(上)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4-07-01
 

        DANG  SHI  DAO  DU

 

党 史 导 读

 

2014.1(季刊)

 

 

本期要目

 

 

毛泽东反对吃喝风

周恩来的风范与美德

彭德怀在湖南湘潭农村调查追忆

1961年“习仲勋在河南长葛蹲点记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主办

 

 

 

目  录

 

 

毛泽东反对吃喝风……………………………………………………()

周恩来的风范与美德…………………………………………………()

彭德怀在湖南湘潭农村调查追忆……………………………………()

1961年“习仲勋在河南长葛蹲点记…………………………………()

站在英雄集体背后的人……………………………………………()

贫苦农民的贴心人陈子卿…………………………………………()

陈登遗爱在扬州………………………………………………………()

 

 

 

 

 

 

 

 

 

 

 

 

 

 

 

编者按

当前,全市上下正深入开展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配合此项活动的开展,我们编印《党史导读》特刊,介绍部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密切联系群众的典型事例。细读这些故事,有利于我们了解党的群众路线形成的历史过程,把握党的群众路线的基本观点和深刻内涵,掌握做群众工作的有效方法。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所以在人民群众中有那么高的威望,能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戴,就是因为他们始终是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代表者和捍卫者。他们密切联系群众,对人民群众一片深情,永远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我们不仅要学习他们先进的思想和观点,还要学习他们与人民群众同甘苦、共患难的深厚的人民情怀,学习他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观点和工作方法,学习他们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仰和不畏牺牲的英雄主义精神,学习他们严于律己、廉洁奉公、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的高尚情操。

学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践行群众路线的感人事迹,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把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引导好、调动好、发挥好,我们当今的改革和发展事业将获得最广泛、最可靠的群众基础,我们全面建设汽车名城和更高水平小康社会才具有坚强有力的保障!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毛泽东反对吃喝风

 

号召全党学习《甲申三百年祭》

1944年3月19日,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在重庆《新华日报》上发表,连载4天。全文大致可分3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述明朝末年,政治腐败,灾荒严重,崇祯昏聩,结果引起民变,弄出亡祸;第二部分叙述李自成起义由小到大,终至推翻明朝统治,占领北京,其中特别详细考证了知识分子李岩的经历及其重要作用;第三部分说明李自成占领北京后,不听李岩的主张,被胜利冲昏头脑,轻视敌人,不讲政策,有些首领生活腐化,发生宗派斗争,最后终于失败。

《甲申三百年祭》发表后,迅即引起广泛关注。时在延安的毛泽东读到该文,非常赞赏,先后两次号召全党学习并将其作为延安整风学习的重要文件,突出强调了戒骄与防腐。1944年4月12日,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所作的《学习与时局》的报告中,特别指出:“我党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表现了大的骄傲,都是吃了亏的。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为鉴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同月18日、19日,延安《解放日报》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全文转载了《甲申三百年祭》并加编者按。6月7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军委总政治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全党学习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

 

提出两个“务必”告诫全党

解放战争初期,毛泽东在1948年4月1日《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及时指出:“采取办法坚决反对任何人对于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破坏和浪费,反对大吃大喝,注意节约。”

1949年3月5日至13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讲话,要求全党在胜利面前保持清醒头脑,在夺取全国政权后要经受住执政的考验。“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衣炮弹面前要打败仗。”“务必要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毛泽东不仅这样要求全党,也这样要求自己,反对铺张浪费,反对腐败,反对吃喝风。

1949年3月23日,即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的10天,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机关从西柏坡出发前往北平。毛泽东愉快地对周恩来讲:“我们今天去北平,就是进京赶考嘛!我们绝不能当李自成,希望考个好成绩。”

 

反对国宴上的排场和浪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他以不分昼夜的工作精神和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日夜操劳,殚精竭虑,并以身作则。当时,政务院典礼局接待外宾讲形式、重排场,欢迎外宾的国宴,丰盛异常,以致外宾酒足饭饱之后,满桌菜肴还剩下很多。毛泽东对此很不悦。

经过几次这样的场面,毛泽东在一次接待外宾后散步时,对陪同的负责同志说:接待工作有两大浪费,一是礼仪繁多,搞一些不必要的形式主义,浪费了大家很多的时间,要知道,时间浪费了是不能挽回的,是用金钱也买不到的,这一定要改进!其二是接待宴会,大讲排场,吃掉的还没有扔掉的多,白白浪费了国家的金钱和物资。要知道,这些都是人民的血汗!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刚离开广大的农民群众,不能忘本!国家正在兴建,要节约国家的资财,人力物力都不能浪费!他非常严肃地说:“勤俭节约和反对浪费是我们党的一贯方针和优良传统,什么时候都不能改变!”

毛泽东深有感触,意犹未尽,又边走边说:浪费是要不得的,不管是浪费时间还是浪费了金钱和物资,浪费就是白白地糟蹋了劳动人民生产的果实,浪费就是随便挥霍了国家的财富。广大的工人和农民,如果知道他们起五更睡半夜整年的劳动,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果实被我们扔掉了,他们是会很痛心的!是会进而埋怨我们当家人的!

 

访苏回国途中严厉批评大吃大喝

1950年2月,毛泽东访苏回国,计划在东北沿线作短暂停留。哈尔滨是毛泽东停留的第一站,当地早就听说毛主席、周总理要来,同行的还有借道回国的越南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松江省和哈尔滨市领导为此精心准备了为毛泽东一行接风洗尘的宴会。随着一道道美味佳肴流水般地上席,省、市的领导同志兴奋地一一介绍,可是毛泽东的眉头却逐渐锁紧。由于有胡志明在场,毛泽东没说什么。他只在两三个盘中夹点儿菜,吃了半碗米饭,就放下了筷子。饭后,他对负责接待的市领导说:“我们国家还很穷,不能浪费,不能搞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米饭和蔬菜就可以嘛!”听了这番批评,当地领导才明白主席在饭桌上吃得很少的原因。

毛泽东一行的第二站是长春,打算与地方领导见见面,了解当地经济建设和群众生产、生活等情况,并一起吃顿午饭。这天,毛泽东一下火车,就觉得有点儿异样,当小车驶进市区时,街道两旁冷冷清清,无人走动。毛泽东发问:“为什么街上一个人也看不到?”陪同的地方领导回答:“现在正在吃中午饭。”“老百姓行动这么一致,比军队还整齐?”毛泽东又问了一句,显然话里有话。这位领导感到事情瞒不住,只得道出实情:为了主席的安全,沿途全部实行了戒严,毛泽东十分生气。他严厉批评了地方领导:“你们搞戒严,不让老百姓出来,这样太脱离群众了。”地方领导当即表示接受批评,下令解除戒严。看到群众生活恢复了正常秩序,毛泽东才消气。

到了沈阳,毛泽东遇上了比哈尔滨更加奢侈的招待宴席。同样因为有外宾胡志明在场,出于礼节,毛泽东同胡志明等碰了杯,喝了几口葡萄酒,吃了一点儿青菜,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抽烟。其实,他是在用这种方式罢宴。之后,他来到会议室,对地方领导的做法提出批评:“同志们,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如果你们一层一层仿效下去,这么吃起来,在人民群众中将会有什么影响?”第二天,在中央东北局、辽宁省和沈阳市领导干部会议上,毛泽东再次批评吃喝风,他引用了李自成、刘宗敏的典故。刘宗敏是李自成麾下的一员大将,进京后贪图享受,到处搜刮钱财,大顺江山的迅速覆灭,也和这人的腐败有关。毛泽东尖锐地指出:“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对你们不要学!”

 

发动“三反”运动整治贪污浪费

1952年,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开展了全国性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在运动中,各级领导带头,雷厉风行,不讲情面,群众积极响应,上下一起普遍地开展大检查。群众称赞,效果良好,党风和社会风气为之一新。

在运动中,天津地委、专署负责人刘青山和张子善的严重贪污浪费和破坏国家政策法律的行为被揭发出来。他们两人都在革命战争中有过贡献,但进城之后,贪图享乐、大吃大喝并接受了资本家的贿赂,被糖衣炮弹打中了。他们的罪行,按法律应该严处。但有的同志感到可惜,到毛泽东那里说情,希望不要对刘张二人处以极刑。毛泽东说,杀了两个,可以挽救20个、200个、2000个干部。最终这两个人都依法受到了最严厉的制裁,广大群众盛赞:“共产党为人民服务,铁面无私!”

随着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开展,1956年11月,中国共产党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提出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方针,号召全国人民都要实行增产节约,反对铺张浪费。毛泽东说:“这不但在经济上有重大意义,在政治上也有重大意义。”

 

勤俭节约,率先垂范

毛泽东言必信、行必果,对党纪党风的规定与要求,处处事事谨遵慎行,以身作则。作为开国领袖,党和国家的主席,他的工作精神和生活作风一如既往,不改初衷。衣服破旧了,总是经过缝补洗净之后继续穿。建国之后,为了诸多礼仪,曾做了两套衣服,买了一双圆头的黄皮鞋,他一直穿到与世长辞。当时典礼局局长曾要他再买双尖头的黑皮鞋,在接见外宾时穿,他没有理睬。再问,毛泽东反问:外国人是要来见毛泽东还是要看黑皮鞋?对方无言以对。

1958年,毛泽东身边有个同志参加了干部下放劳动锻炼,到农村和农民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受教育。回来以后,看到食堂里有的人把吃剩的饭菜全扔了,觉得很是可惜。有一次在毛泽东散步时,说到自己下放锻炼的收获和对食堂有人扔掉饭菜的感慨。毛泽东说: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大国,如果一个人一天浪费一粒米,一年就要浪费掉365粒米,这样全国6亿人口一年浪费掉的粮食积累起来,就能够救助一方灾民;如果6亿人民每人每天能够再节约一粒米,其数量就更可观了。实行增产节约,反对浪费,能够使我们的国家富强了再富强,使人民的生活提高了再提高,何乐而不为!

毛泽东管理着国家大事,但从其生活的细微之处可见其精神的伟大所在。毛泽东吃饭时,掉在饭桌上的一粒米、一根菜,他都要捡起来吃掉,他的饭碗里从来没有剩下过一粒米。他要求自己的孩子们不能在他的灶上吃饭,要和工作人员一起到大灶上去用餐,孩子们外出不准用他的汽车,也不准用公家的汽车,不管风里雨里都是骑自行车。

毛泽东经常到各地,特别是农村去视察工作,也同样注意节约人力物力,珍惜时间,尽量少干扰他人。他不让当地同志迎送,也不接受宴请,经常是走到哪里看到哪里,并不通知当地的领导,一路调查研究,亲自向工人、农民和战士们了解他们的生产、工作和生活情况,调查之后,便回到火车上住宿,吃自己的一份伙食,以免当地专门组织人员接待他吃饭、住宿,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

作为领袖人物,毛泽东生活上的简仆,令人敬仰。在他逝世后,人们看到他的生活遗物有:廉价的牙粉,用秃了的牙刷,为了续装火柴棍的空火柴盒,破旧不堪、多次缝补过的衣物和鞋袜,甚至毛巾都打上了补丁。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件缝了74个补丁、已看不到“本色”的睡衣和一双穿了20多年的拖鞋。

 

 

 

 

 

 

周恩来的风范与美德

 

丢掉艰苦奋斗的传统才难看呢

周恩来过着俭朴的生活,几十年如一日。不仅在住房方面,而且在衣着上也十分节俭。作为一国总理,他的衣服总是补了又补,改了又改,直到最终实在不能再穿了才依依不舍地脱下。
    1957年,周恩来在北京人民服装厂定做了一件蓝色呢料中山装,这件衣服他一直穿了六七年,因为穿得太多,洗涤的频率也非常高,时间久了,衣服的底色近乎发白,袖口也被磨破了。可就是这样的衣服,周恩来还是舍不得丢掉它,他让警卫员拿出去,请服装厂的师傅将衣服袖口等处织补,然后再打翻改新。改过后的衣服,他又穿了四五年,袖子上的补丁越补越大,最后竟然占了整个袖子的三分之一,实在不好再补了,服装厂的师傅感觉非常为难。为此,他们挑选了几种衣料送到西花厅,请周总理亲自选定。一个月后,警卫人员又原封不动地将衣料退回,同时,又捎带了一件周恩来20年前穿过的旧式西服,要求把它改成中山装。工人师傅感动了,泪水模糊了他们的视线,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么一个大国家的总理,穿的衣服竟然这么简朴,甚至连平常人都不如,多好的总理啊!工人师傅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群策群力,精心改制这件西服,结果一共拼接了20多处,仅一个衣兜就拼了四小块,最终才将这件衣服改做好。为了弥补明显的拼接痕迹,工人师傅又请普兰德洗染店的师傅精工织补。周恩来看到这件衣服后,非常高兴,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左看右看,啧啧称赞,夸奖师傅们的手艺巧夺天工。以后,周恩来经常穿着这件衣服外出视察和接见外宾。几年过去了,有一次,周恩来穿着这件衣服在沈阳接待外宾。宾馆的一位细心的工作人员一眼看见衣服的后腰处有一处织补的痕迹,他感动地说:“总理,你这套‘礼服’应该换了,这样穿太难看了!”周恩来听后,微笑着说:“这就蛮好了,穿着补丁的衣服照样可以接待外宾。织补的那块有点痕迹不要紧,别人看了也没关系,丢掉艰苦奋斗的传统,那才难看呢!”

周恩来不仅在国内的重要活动中衣着简单朴素,就连出国访问也同样如此。周恩来有个皮箱子,他在国内视察工作总是带着它,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它还跟着周恩来周游了很多国家,从莫斯科到阿尔及尔,从日内瓦到雅加达。许多国家服务员都知道周恩来有这么一个箱子,它与周恩来形影不离,而且警卫人员看守很严,把它当作重要的警卫目标。不了解情况的人,无不以为箱子里装着什么重要机密或大量钱财。特别是到了第三世界比较贫困的国家,如果决定向它们提供援助,受援国的服务员就指指那箱子,悄悄地问我们的同志:“你们援助我们的钱都锁在那个箱子里面吧!”我们的同志不便明确回答,只好有时笑着摇摇头,有时也点点头。因为这要“严格保密”。这究竟是什么箱子,里面究竟装了什么“宝物”呢?其实这就是周恩来的行李箱,里面装的“宝物”有一条旧棉裤、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睡衣、三双带补丁的袜子、几条毛巾、几件内衣内裤,还有漱口杯、牙刷、牙膏、香皂等。周恩来展示给世人的更多是他翩翩的风度、迷人的风采和堂堂的仪表。周恩来的衣着特点是外华内俭。在出国访问时,周恩来非常注重自己的仪容外表,因为这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形象。而对于内衣,他则一点也不讲究。他的内衣通常是补丁摞补丁,但是,无论衬衣如何破旧,衬衣的领口、袖口永远是崭新洁净的。他的衬衣领口、袖口是活动的,通常一件成衣配有几个衣领、衣袖。有一次,周恩来出国访问,我国驻外使馆的一位同志看到周恩来的衬衣太破旧了,就悄悄地用自己的工资买了两件新衬衣送给他。周恩来却执意不肯接受,他和颜悦色地对这位同志说:“旧的还可以穿嘛,我们的国家还很贫穷,即使将来富裕了,我们也要保持共产党人的本色——艰苦朴素。”

周恩来不但自己穿衣节俭,对自己的亲属也严格要求。1961年,周恩来的侄子周尔辉与孙桂云结婚,周恩来和邓颖超送给侄子的结婚礼物是一条周恩来穿过的毛料裤子。就是这条呢裤,周尔辉穿了许多年,破了补,补了破,一直到不能再补时,孙桂云将其拆开打翻,自己动手将这条旧裤子改缝成一条童裤。1974年,周恩来病重,周尔辉、孙桂云以及他们10岁的儿子非常思念在北京的爷爷奶奶,就全家去了一趟北京。亲人见面,分外激动,大家谈兴正浓,忽然,邓颖超惊讶地像发现新大陆似地说:“小孩家怎么穿起呢裤子?”孙桂云赶忙解释其中原委,听完孙桂云的解释,周恩来和邓颖超都很开心。周恩来高兴地说:“好啊!我们家一条裤子穿了三代人啦!”从此,这个“三代裤”的故事不胫而走。

 

庄稼汉张二廷的贴心人

周恩来忧农民之忧,想农民之想,急农民之急,乐农民之乐,与农民心连心。1961年春,正是我国国民经济处在三年困难时期。此时,周恩来对农民的生产、生活十分牵挂,便来到河北省武安县伯延公社走访调查。在调查中,他结识了一位爽直的庄稼汉张二廷,从此,他俩成了知心朋友。

张二廷心直口快,给周恩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一次座谈会上,周恩来问大家:现在大家吃食堂好不好?张二廷回答得挺干脆:不好。”“咋不好呢?周恩来问。张二廷说:国家给社员一天六两粮食,到我这里只吃到四两了。队干部都在食堂吃饭,国家不多供应,不吃我们二两,吃谁的?炊事员也要多吃。解散了食堂,咱拿到全部六两,地里挖点野菜,兴许能凑合着填饱肚皮。张二廷说着说着嗓音就高了:你是现在来了,再过两年来,我看你也得饿肚子!张二廷不知道,周恩来在困难时期把自己的粮食定量一减再减,总理每月15斤,邓颖超每月13斤。周恩来一边认真地思考着张二廷的话一边说:二廷,你讲下去嘛。张二廷的话越说越冲了:再过两年,社员全饿得干不了活了,地里啥也不长,你北京仓库里不长粮食吧?地里收个斗儿八升的,俺在地里生吃了,还轮到你?就说国家的存粮,一年两年吃不完,三年还不饿肚子?听了这些话,周恩来默默地点着头,表示他讲得有道理。张二廷的话虽然说得冲,可是,周恩来就是喜欢这个庄稼汉的直率,他把这些话都牢牢地记在心里。

周恩来听说张二廷生活很困难,老婆得浮肿病死了,丢下四个孩子,大的十岁,小的才三四岁,张二廷当爹又当妈。座谈会结束后,周恩来就来到张二廷家看望他。未进门,周恩来就叫他:二廷,在哪屋住呀?张二廷见是总理来了,乐得鼻子眼睛都挤到一块儿,赶忙迎了上去,他没想到周恩来会到家里来看他,便赶紧招呼:快,总理,快到屋里坐。张二廷把周恩来迎进又黑又小的西屋,周恩来看了看问:你怎么住西屋,北屋不是你的吗?张二廷说起来挺委屈:木工厂把我的北屋占了,我只好住西屋。周恩来马上对在场的干部说:老百姓的习惯是住北屋,要把北屋主动腾出来,让他住进去。这天,周恩来和张二廷坐在炕沿上聊了很久,两个人聊得很对心思,张二廷觉得他从来就没有像这样痛快过,一股幸福的暖流涌上心头。张二廷送走周恩来,邻居过来对他说:二廷,你好大胆,你在会上这么说,不想活了?北京来的大官走了,公社、县里能放过你?张二廷想想也害怕,第二天再叫他去开座谈会,他说什么也不去,躺在炕上说生病了。周恩来听说后,开完座谈会就去看他,进了院门大声问:二廷在家没有?张二廷闭着眼睛不吭声。周恩来进屋,张二廷还是闭着眼睛不动弹。四个孩子在地上跑,在炕上爬,个个面黄肌瘦,穿得又破又烂,张二廷的生活太困难了。

二廷,你累了?周恩来走到张二廷身边,轻轻拍拍和衣躺着的张二廷。张二廷是个实在人,也装不像,一翻身坐了起来:不累,不累。周恩来温和地说:那你下午再去开会。张二廷说:我伤风感冒了,不能多说,让别人讲吧。周恩来看出了张二廷的心事,笑着指指二廷说:你也不伤风,也不感冒,是思想有顾虑吧。张二廷也就老老实实说开了:你是大官,管全国事,远在北京。你走了,我张二廷就没命了。周恩来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这个朴实的庄稼汉说:我不能来,会派人来,而且年年都来,一定会问问二廷有啥困难。他的话说得情真意切,张二廷的心这下可踏实了。

周恩来在伯延住了六天,他走访了几十户社员,和社员同在食堂吃了一锅饭。他对生产、生活都作了详细的调查,看到群众对食堂的意见确实很大,想到群众吃不饱饭怎么搞生产?深知解散食堂是群众的意愿。在周恩来的关心和干预下,伯延公社的食堂很快就解散了,随后,武安县农村食堂也解散了,河北省农村的食堂都解散了。不久,国家的文件正式公布,明确了农村不再办食堂。

周恩来探望张二廷的第二天,公社就派人给他家送来了20斤白面、5斤黄豆、2斤油。也是从那时起,周恩来只要派人到伯延搞调查,总要去看看张二廷。一年、二年、三年。一连五年。到了文化大革命的第二个年头,周恩来再也无法派人去看他了。而张二廷呢,却还是总朝着北京的方向望着,心里挂念着他的知心朋友周恩来。

张二廷是亿万农民中普普通通的一员,周恩来与他成为莫逆之交,是以他们之间相互的真诚、坦诚为共同的思想基础的。他们之间的故事体现了我们党保持与农村兄弟血肉联系的优良作风。

 

 

 

 

 

 

彭德怀在湖南湘潭农村调查追忆

 

在湖南省湘潭市老龄委干部活动中心,78岁的原《湘潭日报》退休老记者戴鼎说起他51年前陪同彭德怀元帅回乡调研的经历,心情十分激动,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上世纪60年代初那艰难困苦的岁月……

 

“丢了全国总人口80%的农民,就丢了为人民服务的根本!”

1961年隆冬时节,63岁的彭德怀回到湖南湘潭老家开展农村调查,历时50多天,每天冒着滴水成冰的严寒,往返跋涉二三十里山路,深入乡村、农家调研。他的一言一行给当地的农民及党员干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使大家深受教益。

12月13日下午,黄昏时分,絮雪飞扬,寒气袭人。彭总在湘潭锰矿招待所,神情凝重,他沉思一会儿,把当地派给他当向导的《湘潭日报》记者戴鼎叫到身旁,指着锰矿周围用铁丝网着的大木头桩问道:“戴鼎同志,这是干什么用的?”“可能是代替围墙用的。”

“运这么多木头,又这么大一根根的做围墙,太可惜了。起什么作用?山上的树还经得几回砍!怎么不想到农民啦!”接着他又问:“这是我们今天看见的,没有看见的还有没有?”戴鼎当时不知用什么样的话回复才好,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彭总继续说:“土改时,农民分了田地,喜得不得了,一心扑在农业上,发展生产,没有腾出手来修建房屋,不少农户没有屋住,有些老屋也快倒塌了。1958年‘大跃进’刮‘五风’又毁坏了他们一些房屋。我在乌石乡调查,拆了房屋的有30%,农民在那里住不好,睡不好,何不将这些木头拿去给大家盖新房、补旧房哩!我们应该明白,农民的痛苦是政府应当考虑的事情啊……”

说了这段话以后,彭总仍注视着山上,他一面指点着,一面又对戴鼎说:“山上光秃秃的,和尚脑壳没有毛。由于大炼钢铁,树木都被砍掉了,这个损失无法估量,有的地方山林全被砍光了。大炼钢铁,办公共食堂,大兵团作战,瞎指挥风吹遍全国,大有共产主义就要来到之势。”彭总又问:“戴鼎同志,你学过毛主席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吗?”戴鼎说:“1957年前后,我在县委文教部组织自学和集体学过。”彭总说:“学好了,你就能懂得什么是辩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脱离实际的事,总是幼稚可笑的。”停了一会儿,彭总又说:“群众最通情达理,我们解放才十来年,吃饭、穿衣、办事都要首先想到农民,丢了占全国总人口80%的农民,就丢了为人民服务的根本!瞎指挥、盲目冒进,建不成大业。要不是党中央、毛主席纠正得及时,损失会更大。”

这时,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将矿区的夜景呈现在眼前。彭总穿一套旧青哔叽衣裤,袖口上打着几个补丁。见彭总有些寒意,戴鼎便说:“您老穿得这么朴素,这么单薄,这里又没有暖气呀!”彭总笑着说:“你还嫌我穿差哒!我与外国朋友会见,不也是穿这套衣服!”三个人说说笑笑,谈了不少生活琐事和湘潭风土人情。戴鼎看时间已晚,便再次劝彭总早点休息而告别了。彭总回到了卧房不久,戴鼎和景希珍又偷偷地去看他,发现他老人家根本没有休息,又在灯光下翻阅和整理白天听人汇报的记录和材料。桌上还有一大堆文件也还在等待着他过目。

 

“彭大将军进了乡,不也和大家一样吗?”

12月14日,戴鼎跟随彭总去鹤岭大队调查。党支部书记周桂华和大队秘书、民兵营长、妇女主任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彭总听了汇报以后,请他们把全大队从1956年至1959年的变化情况,包括人口、粮食生产、农林牧副渔业收入、群众生活和疾病等情况加以逐年对比,从中找出发展生产中所存在的问题,让大家保持清醒的头脑。周桂华谈到“五风”问题时说:“我们全大队有367户人家,生活困难,没有饭吃,有水肿病的占全大队总户数的30%。大炼钢铁时,全大队拆屋2000多间,占总数的37.7%,我家5栋屋全部拆掉。”彭总诙谐地说:“那是你共产党员带的头嘛!”大家都笑了。随后,彭总语重心长地说:“毛主席经常讲要‘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我们一定要牢记啊。”餐桌上有米饭、红薯,彭总不吃米饭,专吃红薯。大队干部劝他不要光吃红薯,他笑着说:“这是高级午餐啊,我在北京还不容易吃到哩!”

下午,彭总视察了大队副业加工厂。这里有榨油、磨坊和碾米设备,彭总拿起榨油的榨柱尖,试了试说:“这种老式的榨油工具,笨得很,太吃力了,要改革创新,要用电动机械操作,减轻劳动强度。”周桂华说:“我们有台黄谷式打米机,接的是湘潭锰矿的电,现在线被剪断了。”彭总问:“那是怎么回事?你晚上随我一同回锰矿去,要求矿上解决,好吗?”晚上,彭总向湘潭锰矿党委领导谈了大队的情况和意见。第二天,矿领导立即派人接通了电线,磨坊碾子改成了电动机械,社员欢喜得不得了。

彭总在鹤岭大队调查时,走到一家黎姓农家的屋前坪,黎家老爹从堂屋里迎出来,彭总笑着问:“您老贵姓?”黎老头满面春风地说:“我姓黎。”彭总风趣地说:“好哇!你姓黎,我姓罗,我和你驴骡不分,都是一家人。”(彭总当时说是姓罗,以免惊动了群众)彭总又问:“您多大岁数?”黎老头说66岁。彭总说:“我63岁,我和你都是好兄弟。”那黎老头笑得皱纹一层叠一层,忙把客人请进屋里坐。彭总进了黎家的门,又看又问,像战场上察看地形指挥作战那样细致。对一些老式农具,彭总是那样的熟悉。坐在堂屋里,彭总同大家问寒问暖,谈笑风生。黎老头突然问道:“外面传说,彭德怀元帅进了乡,列位晓不晓得?”彭总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接过黎老头的话说:“我就是彭德怀,彭元帅进了乡,不也是和大家一样吗?普通一人嘛!”老人很不好意思地说:“我真是瞎了眼。”彭总说:“我从小就是打柴棍子出身的,和你一样当农民,就住在乌石寨下,还不是搭帮毛主席、共产党翻了身!”“我开头就说了,我和你是一家人嘛,一点不假吧。好吧,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我还要到上屋看看,不耽误你了。”说完,告别了黎家。

彭总一路匆匆,看完这户又走那家,蛮有精神的。戴鼎与景希珍跟在后面走,稍有慢步就掉队了。彭总一面走,一面开玩笑。临到一户人家快进屋的时候,他讲了一段湘潭土话,他说:“走东家,串西家,口里乐哈哈!日里走四方,晚上补裤裆!”彭总生怕戴鼎与景希珍不知道,又解释地说:“走东家,串西家是背‘竹脑壳’的。‘竹脑壳’是搞迷信用的卦,背竹脑壳的就是打大卦的人。旧社会这种人,背着一个袋子,沿门卜吉凶,换一点钱米来维持生活。”几个人不约而同大笑起来。彭总走到一个大屋场塘边,从一户横屋进去,原来是个厨房,嵌在灶头上的锅子盖得蛮合缝。彭总将锅盖子揭开,见有大半锅黑绿色的糊糊。景希珍是北方人,搞不清是什么,便用锅铲挖了点尝尝。彭总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神态上:“怎么样?”景希珍说:“是糊糊浆汤,有草的苦味。”彭总细问这家主妇,才知道是细糠、蔬菜加上能吃得的野草。他神色难过,心情沉闷,离开了这户人家,一路上,又看,又问,天色将晚时才回到了招待所。

 

“浮夸风会害死人的,隐瞒产量也是错误的,我们配合你们一起来仔细调查。”

陈蒲大队有16个生产队,队队产量低。公社党委的同志介绍,陈蒲大队减产严重的原因是“五风”伤了元气,加上“平调”退赔不彻底,直接影响到群众生产、生活和情绪。彭总听到这些情况后,问到去陈蒲大队的路线。12月15日,北风削脸,路上行人稀少,彭总不顾天寒地冻,来到陈蒲大队,访问了各生产队社员。他仔细听取了大队党支部书记童石泉的汇报,重点了解农业生产、粮食收入、群众生活和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关系的处理等问题。这个大队是个严重减产的大队,社员人均年口粮不到200斤,其中一部分是按4担红薯抵100斤稻谷、3担芋头抵100斤稻谷来折算的。吃米糠、喝糊糊的不少。瓜菜、野草、土茯苓、红薯藤、葛麻根、野菱角,只要能吃的,人们都想方设法搞来充饥。因为群众生活困难,水肿病人很多。

彭总非常关心群众疾苦,为了把陈蒲大队的情况搞清搞透,他亲自设计制作表格,列举调查内容,分生产队一项一项的统计。彭总交代大队干部:“请你们耐心一点,搞准确些,切忌掺假、浮夸风会害死人的,隐瞒产量也是错误的。我们配合你们一起来仔细调查。”彭总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感动了基层干部,也正合广大群众的心意。情况弄清后,他又反复征求区、社干部意见,并交代戴鼎写一篇关于陈蒲大队减产情况调查的材料。彭总分析说:“陈蒲大队自然条件好,偏偏粮食减产,天灾有一些,人为的因素太多了。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伤了农民的元气,‘平调’退赔又不彻底,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多劳不能多得,人的积极性怎么调动起来。”彭总对陈蒲大队粮食减产情况非常关注,当时他身患重感冒,仍顶着严寒细雨,一连三次去陈蒲大队和基层干部交谈,深入到黄蒲、白泥等几个生产队认真倾听群众意见。

在即将离开响塘区时,彭总把区委书记、区长叫来,商量如何适当统销一点粮食给陈蒲大队,以解燃眉之急。他谆谆嘱咐基层干部,切实安排好社员生活,让农民安居乐业,巩固农村社会主义阵地。陈蒲大队群众后来唱了一首民谣:“搭帮彭德怀,粮食统销来;身体恢复快,生产得安排。”

 

“制定政策不光是想国家一头,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几亿农民的大头。”

在彭总的会客室里,室内温度比室外高不了多少,没有火炉,更没有暖气设备,条件与北京相比,相差太远,加上他整天走村串户,忙于调查研究,人感觉很不舒服,可是这些都动摇不了他爱民之心。

一次,他踱着步说:“戴鼎同志,请你写篇文章,我要拿回去向国家粮食部、财政部打官司!”戴鼎一听,吓了一大跳,打官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彭总两手握紧贴在胸膛,眼望窗前,激动地说:“我们国家要心想农民,制定政策不光是想国家一头,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几亿农民的大头……解放才12年,很多农民仍然困难。”接着他对戴鼎说:“你学过历史,写这个材料要从外国的、我国历史的、现实的情况三方面去认识。我们国家现在征购是‘水涨船高’政策,政策年年变,农民增了点产,国家就要多缴征购超产粮,浮夸风满天吹,打肿脸充胖子,结果征了过头粮,农民自己空了仓,吃不上饱饭,到头来发挥不了增产增收的积极性!”

彭总十分重视农民问题,后来他又两次去鹤岭大队,花很大的精力对征购粮一事作调查研究。他认为征购粮问题对于调动农民积极性,对于政策取信于民关系很大。当时鹤岭大队征粮超过12%,黄龙大队超过11%,陈蒲大队18%,这都超过中央关于征粮不超过总产量10%的规定,在粮食分配上,各生产队之间,只是由于超产全奖和减产全赔而有所不同,在包产以内的分配都一样(基本口粮每人300斤,劳动奖励粮每个工日1斤),不能很好体现多产多吃,少产少吃的精神。他特别强调说:“我们的征购政策要稳定下来,给农民吃定心丸。按几年的总产和单产,取个平均数,固定下来。购粮任务要相对稳定,让农民感到有奔头,刺激增产积极性。只有发展生产力,民富才能国强。”

彭总说:“戴鼎同志,请你写这篇文章,字数不要多,观点要鲜明。请你一定写好,给我带回中央去。”彭总心想农民,为民作主,好人啊!但戴鼎很害怕,他不敢讲,也不敢写,一提到“打官司”几个字,就怕惹出祸来,感到很为难。但当他想到彭总在湘潭农村调查这么久,时时处处事事诚心诚意为人民着想,他老人家想的是农民,讲的是正义啊!于是,戴鼎毅然决然地按照彭总的要求,连夜赶写好材料上交给了彭总。

 

“我彭德怀是人民的勤务员,不是做官的老爷!”

在人们的想象中,彭总是一位令人望而生畏、威武过人的大元帅。其实,彭总所到之处,干部和群众一致感觉他是一个热忱、谦逊、朴实、和蔼可亲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彭德怀是人民的勤务员,不是做官的老爷!”在湘潭锰矿招待所期间,戴鼎时时处处没有离开他老人家的身边,在彭总的隔壁睡了11晚。

彭总对自己要求严格,不讲排场,不追求高档次的生活标准,时时保持勤劳、朴实、艰苦的优良作风。他对身边工作人员亲如家人。彭总1958年冬回家乡,乌石大队送了一瓷坛蜂蜜给他带回北京去。彭总虽接受了这坛蜂蜜,但他将蜜糖折价成30元钱交大队作生产费用,而且还写了一封信表示歉意。这样的小事,可是彭总却当成大事来办。1961年他回家乡,白天接待来访群众,外出调查研究,并参加生产劳动,晚上坐在桌前,亲手写了4个农村调查材料。

12月23日,彭总回到湘潭县委,湘潭地委副书记兼县委书记姚欣设便宴招待彭总,以感谢他老人家对家乡人民的关怀。彭总此时的心情也异常兴奋,他根据此次回乡的调查情况,对湘潭的工作特别是对农民群众的生活、生产作了具体指示。最后,彭总在县委南楼住宿了一个晚上。谁也没想到彭总此行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回故乡。

12月24日,雨住风停,气温回升。早餐后,彭总将要离开的时候,紧握着戴鼎的手说:“戴鼎同志,谢谢你了。”戴鼎顿时心酸起来,哽咽地只说了一句:“祝彭老总身体康宁!”聚集在县委南楼前的县委领导和机关干部,都站在彭总的周围,为彭总送行。彭总这次在湘潭调研历时50多天,每天冒着严寒,深入乡村、农户,调查座谈、接待乡村干部及农民2000多人,亲手撰写的几份调查材料,除了分发省、地、县委以及有关区委或公社外,还将一整套材料交中央办公厅转呈毛主席。这些材料为党和国家制定农村经济政策,提供了重要参考。

戴鼎在跟随彭老总调查研究的日子里,深受教育。现今78岁高龄的戴鼎老人每次回忆起当年陪同彭总深入湘潭农村调研的日子总是说:彭总那种关心农民、疼爱农民、废寝忘食、辛勤工作的精神;那种胸襟坦荡、光明磊落、刚直不阿、无私无畏、敢于碰硬、敢于牺牲的气魄;那种一生为革命、一生为人民的共产主义世界观;那种与民同甘共苦、厌恶奢侈、勤俭节约,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良作风,是我们世世代代的榜样,值得我们永远怀念和学习!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