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导读》2014年第一期(下)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4-07-01
 

1961年:习仲勋在河南长葛蹲点记

 

“天兵天将”来到长葛

1960年初,卫生部和内务部向中央汇报了河南的情况。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习仲勋看到汇报后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不顾1959年7月庐山会议和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后掀起“反右倾”、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极大风险,立即向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书记董必武作了汇报。

董必武派人到信阳进行了3个月的调查后,写出一份调查报告上报中共中央。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立即作出批示,召开紧急会议,并派由中监委副书记王从吾、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等人组成的中央工作组再次到信阳调查。

“信阳事件”令中央领导人十分震惊。196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十二条”),要求坚决刹住“共产风”,纠正“左”的错误。1961年1月,中南局领导陶铸、王任重亲自到河南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省委领导被迫在会上代表河南省委检讨了所犯的“左”倾错误。《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颁布后,中央继续派人到河南调查处理问题。4月10日,习仲勋受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委派,又率领国务院机关党委书记侯亢、国务院副秘书长曾一凡和赵守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李孟夫、国家人事管理局局长金树旺、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黄仁及田方、张云、范新民、朱斌、张华林等12位同志组成的中央工作组,到河南长葛县蹲点调研。

习仲勋率领中央工作组来到长葛后,立即深入农村调查研究,认真贯彻中央“十二条”和“农业六十条”,坚决反“五风”,纠正“左”的错误,积极开展整风整社,退赔平调的农民财物,解散公共食堂,解决群众生活困难,大力发展粮食生产,扭转当时严重的困难局面。群众感谢中央工作组落实中央“十二条”给农民带来的好处,自编歌谣称赞道:“毛主席派来了天兵天将,捉去了妖魔鬼怪,灵符降服了邪气,要回了盗去的财宝。”

 

十分重视粮食问题

工作组初到长葛时,群众生活非常困难,河南又处在连续两年遭遇旱灾之后的又一个特大干旱时期。习仲勋发现当地旱情严重,立即协调县委、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发动全县广大干部群众掀起抗旱保苗、力争不让夏粮绝收的抗旱运动。

由于当时旱情严重,麦苗大面积枯萎,眼看夏粮就要绝收,农民不愿在家挨饿等死,纷纷外出逃荒,造成大量劳动力外流。

习仲勋听说情况后,亲自带领工作组人员劝说群众回乡坚持生产。习仲勋对群众饱含深情地说:“乡亲们啊,咱们这里遭到百年不遇的旱灾,大家生活困难,我们非常理解。我也是咱们河南人,老家在南阳邓州,我爷爷时邓州遭遇饥荒,全家人逃荒到了陕西。那时是旧社会,老百姓的死活没人管;现在是新社会,我们有党和政府做靠山。今年咱这里的情况我们已经向党中央和毛主席作了汇报,相信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县委、县政府也想方设法筹集粮款进行救助,让乡亲们度过饥荒。我们中央工作组同乡亲们一道克服困难,坚持抗旱,争取不让夏粮绝收,种好早秋,度过灾荒。”群众被习仲勋的真情所感动,纷纷回家抗旱,参加生产自救。

为了不让夏粮绝收,保证农民有饭吃,习仲勋动员全县人民抗旱,还带领工作组深入田间参加劳动。他和农民一起推水车、绞辘轳、挖渠、打井。一天,宗寨村农民李恩和李三运在田间一口土井旁绞辘轳用倒灌提水抗旱浇麦,习仲勋路过井旁,见李恩绞辘轳很吃力,便脱下袜挽起裤腿,从李恩手中接过辘轳把儿,熟练地替他绞辘轳提水浇麦。

大兴农田水利是搞好粮食生产的根本措施。习仲勋号召全县兴修水利,实行机井配套,建立长效灌溉设施,还亲自指导宗寨大队在清河畔修渠建起了提灌站。在他的动员和直接指挥下,长葛人民全力抗旱,打了一场在当时非常重要的抗旱保粮战役。通过多种措施,长葛县在当年大旱情况下夏粮获得好收成,秋粮也丰收在望,使当时最令人头疼的粮食问题得到有效缓解。

 

深入群众做好调查

落实中央“十二条”和贯彻“农业六十条”,是当时做好工作扭转农村困难局面的首要任务。要想完成好这项重要使命,最重要的是先搞好调查研究。

为了准确了解、掌握农村的真实情况和群众的呼声,认真落实中央文件精神,习仲勋除了听取县、社、队干部汇报外,还带领工作组深入到群众中搞调查,倾听农民的真实声音。工作组调研任务很繁重,他还总是利用傍晚沿着清河散步的机会,和社员们交谈。他还常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到王庄、宗寨村的农民家中走访。每到一个地方,他不是随手拉个小凳子或拿个小木墩坐下,就是很随意地坐到砖头或石板上和群众交谈。没有多长时间,他就走访了长葛的许多地方,从农村到厂矿、学校,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在习仲勋的带领下,中央工作组深入到农村各大小生产队,全面调查了几年来农村的各方面情况,实实在在地掌握了第一手真实材料。比如在“一平二调”“共产风”中每个大队或生产队被无偿调走多少土地和粮食,被调走多少棵树和劳动力;在大炼钢铁时被平调走多少耕牛、骡马和多少辆独轮车、架子车、汽马车、太平车及多少台锅驼机、钢磨、轧花机;在大办公共食堂和社队调整、办学办厂中农民有多少件家具物品被无偿调用,以及农民对办公共食堂和反“五风”等其他农村工作都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习仲勋把所有问题都记录或了解得清清楚楚,为贯彻中央指示彻底反“五风”做好农村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事实根据……

 

 

 

 

 

 

 

 

 

 

 

 

 

 

 

 

 

 

站在英雄集体背后的人

李卓君

 

仪征县(东南办事处、冶山县)抗日民主政府下属的月塘区曹集乡民兵,是一支威震仪扬、名闻淮南路东的英雄队伍。曹集民兵诞生于1940年秋。开始组建时人数很少,最初的三支步枪还是向地主大户借的,多数民兵只能使用红缨枪、单苗刀、木棍,最初的斗争形式是站岗放哨,防止汉奸、坏人破坏,白天下田劳动,晚上集中破路,改造地形,阻滞日伪军活动;日伪军“扫荡”时,民兵帮助乡亲转移到山上,以减少损失。到1941年春,曹集民兵有了较大发展,但随着当年夏天仪征抗日斗争进入最困难时期,驻在谢集据点的日伪军不断“扫荡”近在咫尺的曹集,曹集民兵一度停止活动。不久,在新一茬中共仪征县委领导班子的指挥下,曹集民兵又站了起来,加强了训练,提高了综合素质,敢于面对强敌,进行小股、分散的“麻雀战”,在日伪军抢粮、“扫荡”时,配合区、乡武装进行袭击战、阻击战,在游击战中大显身手,打击日伪的嚣张气焰,还参加了1943年6月19日攻打谢集敌据点的战斗,创造了光辉战绩。

自1941年4月日伪谢集据点建立到1943年6月被拔除的2年多中,曹集民兵配合部队和单独作战100多次,毙伤、俘虏敌人近100人,捕捉镇压汉奸敌特20多人。到1943年6月,曹集民兵扩大到50多人,有53条枪。1942年9月,曹集民兵代表光荣地出席了淮南英模大会。大会上,新四军第二师首长称赞曹集民兵是“名闻淮南的民兵英雄”,奖给他们中正式步枪一支,刺刀一把,奖章一枚。曹集民兵骨干陆毅多次获得上级奖励,1943年被评为游击英雄,荣获新四军第二师师部奖章和步枪、刺刀等奖品。

曹集民兵的发展壮大并取得光辉业绩,离不开一批坚持党的政治路线,密切联系群众,用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引领群众的优秀政工干部,离不开那些站在英雄民兵队伍背后的人。

仪征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不久,即派一批工作组下乡,帮助农民解决缺粮问题。派到曹集乡的是周兴华,一到那里就忙于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去得最多的是缺种最严重的六保。没几天,他通知缺种户到郭家岗开会,说是商量解决稻种的问题。地主大户听说抗日政府要开穷人会,便放出空气说:“这些人走路绕道子(大路上日伪军常来奔袭),吃米吃糙子,抽烟是土造子,晚上睡的是金丝被子(铺的盖的都是稻草),自己都混不过来,还能顾别人?”缺种的人也是将信将疑,“新四军心是好的,可他们粮不带一升,草不带一根,拿什么给我们做种子?”第一次开会只到了十多人。听说要向地主大户说理借粮,大伙心里就直打鼓了:我们穷人惹得起这些有钱有势的?他们一翻脸,收田、逼债样样都玩得出来。到会的人都心事重重,不肯再说话,会议不了了之。

第二次通知开会,到的人更少了,只来了陆毅等几人,会没有开起来。陆毅背后向周兴华讲了些乡亲们的顾虑和想法。那天,老周就搬到陆毅家中去住。老周是中共党员,过去打仗负过伤,肋骨锯掉了两根,身上还留着日本鬼子的弹片。他到了陆家,看到水缸里没水,拿起担桶就下了塘,吃饭时,陆毅要家里人去借点小麦面回来,给他单独做点吃的,他说:“你要把我当外人,我就不在这里住了。”说着,舀起一碗霉绿豆汤就喝起来。晚上,他跟陆毅睡在一起,一直谈到鸡叫。

陆毅第一次听到了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的道理,知道了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减租减息政策,他的心里亮堂起来,感到身上有了使不完的劲。接着,陆毅又带着老周去找穷兄弟们,他们在一起挖野菜,吃杂粮,一起睡稻草铺,一个个不眠的夜晚,一场场知心的谈话,燃起了人们心中的火焰。

就这样,贫苦农民发动起来,团结一致向地主大户借粮。通过说理斗争和反复较量,借粮斗争取得了胜利。贫苦农民从这场斗争中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感到扬眉吐气,也更加靠拢党和抗日政府。借粮斗争胜利后,许多人申请加入农抗会,陆毅被推选为乡农抗会理事长。

接着,周兴华等工作同志又给大家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引导青年们组织自卫队,拿起武器,保卫家乡。陆毅、杨树等借粮斗争的积极分子都成了自卫队的骨干,他们向地主大户借来了三支步枪,又找来红缨枪、单苗刀、铁叉等武装自己。以后逐步发展到二十多人,十多支枪。到1940年年底,才正式成立了曹集乡民兵中队。

1941年4月,日伪军占领谢家集,在那里筑工事建据点,增派兵力加紧袭击根据地。县区武装蒙受很大损失,大批乡村被蚕食、伪化,抗日政府的范围越来越小。曹集离谢集据点只有五六里路,更是首当其冲。据点里的日伪军一抬脚就到了曹集,抓人,抢粮,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敌人疯狂地搜捕民兵骨干、农会干部,迫害他们的家属。一些地主大户也露出了凶恶的面目,向贫苦农民反攻倒算。

白色恐怖笼罩着曹集乡,有的人退出了农抗会,有的偷偷地把粮食送还给地主,还有的扛着枪到谢集当了二鬼子。在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曹集乡民兵中队的中共党员召开党小组会,决定暂时停止民兵活动,埋藏好武器,派人分头打听、寻找上级党组织,等候党的指示。

当年7月上旬,上级新任命的曹集乡乡长左涛找到了他们,向他们介绍了中共淮南路东区委调整加强仪征县委和县政府领导班子的情况,传达了大力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打开抗战新局面的精神。

曹集民兵又恢复了活动。左涛乡长是个英勇善战的年轻干部,组织乡队走在斗争第一线。由于当时的环境十分严酷,近在咫尺的日伪军制造的白色恐怖不会轻易消褪。县委、区委一些负责同志经常到曹集乡去,跟民兵一起生活,一起战斗,身教言教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给了民兵勇气和力量。先后担任过中共仪征县委书记、组织部长、民运部长的丁明志,就把曹集乡作为自己的工作点,一个月总有好些天住在那里。

那时候,根据地人民生活很困难,特别是贫苦农民吃没吃的,盖没盖的,走几家找不到一斤米,跑几个庄子找不到一两新棉花。丁明志到曹集,却喜欢到穷人家落脚,与大家一样吃杂粮,喝稀汤,晚上睡觉时,随身带的一床被单,冬天当被子,夏天当帐子。有一次,他到补锅周工作,那里的周在培准备了酒菜,还腾出单独的房间留他住宿,他说了声“盛情心领,我还要去曹集有事。”跑了几里路到陆毅家,捧起山芋糊子喝得津津有味,晚上跟陆毅躺在稻草铺上谈了大半夜。曹集靠近敌据点,三天两头有敌情,丁明志总是在最危险的地方出现,部署战斗,掩护群众,从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平时,他与群众有说有笑,人们都亲热地喊他“老丁”,大方小事都找老丁商量。

1942年春节前,丁明志在曹集工作到年三十才回县。第二天是大年初一,他又早早赶到曹集。陆毅见了他,感动地说:“你一年到头没日没夜地干,过了年还不在县里歇几天。”“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哪里过年都一样。”老丁风趣地说。他一边说,一边拉着陆毅出门,“走,去给民兵拜个年。他们才真是辛苦哩,过年不在家团聚,还在巡逻、放哨,为大伙儿操劳。”他同陆毅一个庄子一个庄子慰问值班的民兵,一直走到尹家山。那天,滴水成冰,山口里的西北风更是钻心刺骨,老丁却单褂子加夹褂子,连个棉衣也没穿。他来到哨望哨位上,拍拍哨兵的肩头:“交待你个任务。回家跟老婆孩子团圆去,这班岗我来站。”那民兵吃了一惊,看看老丁单家薄裳的,更觉得舍不得。民兵们都知道老丁送棉衣的事。庄上的小张二,做了十几年长工身上还不见一点棉,寒冬腊月钻在稻草堆出不了门,前些天老丁去探望,当时就脱下棉衣披在张二身上。今天,他为了让别人回家团聚,自己要在这里站岗受冻。想到这里,陆毅和那个民兵眼泪汩汩的,一迭声说:“这不能!这不能!”可老丁态度很坚决,最后没能拗过他,只得一步三回头地走回家去。这一天,老丁还拿出自己的津贴费,找人买只鸡子剁剁烧烧,晚上把民兵骨干邀去会餐。菜少情意重,大伙儿说的笑的,半夜了还没有人肯回家……

正因为我党在抗日战争时期有周兴华、丁明志那样一大批优秀的政工干部和群众领袖,我党的政治路线、方针、政策和人民战争思想才能发挥无比的威力,埋葬侵略者,实现民族独立的伟大理想。

 

 

 

 

 

 

 

 

 

 

 

 

 

 

 

 

贫苦农民的贴心人陈子卿

李卓君

 

陈子卿,抗战初期在家乡丹阳参加革命工作,先后在江南抗日义勇军、江南挺进纵队当战士、干部。随部队来到仪征后,又服从党的安排,脱下军装做发动群众的工作。1940年4月仪征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陈子卿参加了根据地中心区的建设,被县委、县政府任命为九里乡民运工作组组长。

抗日根据地创建初期的工作尤为复杂艰巨。这里远离中心城市,老百姓对共产党、新四军毫不了解,原国民党政府人员和地主士绅等旧势力散布消极言论,日伪军经常奔袭根据地,烧杀抢掠,都影响了民运工作的开展。面对群众一时的冷漠、回避,陈子卿与工作组员们绝不气馁。他挨家逐户访贫问苦,讲抗日救国、将来建设新中国的道理,宣传组织起来成立农抗会、民兵队的宗旨,宣传并逐步落实减租减息、统一战线、拥军优属等各项政策。他在访问农户时,总是一边帮群众干活一边谈心,却从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一天上午,陈子卿在九里乡一个村庄的群众大会上讲话,讲了一半,他感到头晕眼花,手脚发抖,四肢无力,身体一下子倒下去了。群众明白是工作组长饿昏了。有人立即烧了三只水泡鸡蛋给他吃下,吃了水泡鸡蛋,陈子卿有了精神,继续投入工作。在场的群众十分感动,感到共产党为了老百姓,工作起来真正是拼命了。九里乡的群众发动起来,各项工作都取得了显著成绩。

不久,陈子卿调巴祠乡工作,任乡总支书记,当时党组织是不公开的,由县长吕惠生委任他为巴祠乡指导员,以乡指导员的名义开展工作。

陈子卿总结之前的工作经验,在巴祠乡的群众工作更加得心应手了。他发动了群众,在减租减息、农抗会工作、民兵工作中涌现的积极分子中发展党员。他不长时间内在曹庄一带发展了五名党员。陈子卿亲自领着新党员举行入党宣誓,经常开展党课教育,与新党员一起过民主生活会。

有一次他主持党小组开民主生活会。有位老汉感到好奇,躲在门外,从门缝偷听他们到底讲什么。他听到陈指导员正语重心长地对他的儿子提意见,帮助他儿子提高认识。老汉听了大为感动,也喜出望外,认为儿子有了真正的领路人,他认定了,把儿子交给共产党和民主政府才会有出息,他自己也才真正放心。

在县委、县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巴祠乡的各项工作走在前面,成为仪征抗日根据地建立初期的一个先进典型。

由于工作出色,陈子卿被任命为谢集区党总支书记、指导员,并兼任皖甘乡党总支书记。1941年4月谢集被日伪军占领并建了据点,仪征抗日斗争的形势迅速恶化,陈子卿不避艰险,带领民兵进行武装斗争。不久,第五区(谢集)撤销,陈子卿改任月塘区光华乡党总支书记、乡指导员,继续在群众工作第一线奔波。

1941年春天起,山区农村春荒严重,根据地许多贫苦农民缺粮断炊,严重影响生活和春耕播种。陈子卿根据上级指示,动员光华乡贫雇农向地主大户借粮,开展“借粮斗争”。地主大户大多不愿主动借粮出去,便散布流言蜚语,造谣说新四军待不长,“老中央”(国民党政府)会很快回来,扰乱人心,一些贫雇农怕得罪了地主大户,将来会失去租田的机会。在抗日战争时期,地主士绅是我们团结的对象,我党领导贫雇农与他们的斗争,是一种说理斗争,要“斗而不破”。关键是让贫雇农民认识到自己的阶级利益确立当家作主的意识,主动找地主大户进行说理斗争,而不是由政府和工作组包办代替。陈子卿与民运工作队进行了艰苦细致的工作。

他们挨家逐户找贫雇农民谈心,用启发式进行阶级教育。又对地主大户进行调查摸底,也对士绅进行了有针对性的爱国主义教育和劝导。借粮工作很快开展起来,缺口粮、缺谷种的农户得到了粮食,渡过了春荒,也落实了播种。农民的觉悟提高了,组织起来,民兵工作,“扩军”运动(参军工作)也都取得出色成绩。

陈子卿一天到晚在基本群众中打滚,对群众的疾苦了如指掌,对他们的需求了如指掌,对借粮斗争、农会工作、“扩军”工作、民兵组建的环节了如指掌。他成了群众的贴心人。在日伪军不断奔袭的严酷环境中,光华乡成为一块坚固的抗日阵地。

 

 

 

 

 

 

 

 

 

 

 

 

 

 

 

 

 

 

 

 

陈登遗爱在扬州

 

当你从扬州乘汽车去南京,进入仪征市境内,就会看到一个叫龙河的集镇,汽车越过一座大桥,桥下是一条南北流向的大河,这就是龙河河道。龙河的来历可追溯到1800年前广陵郡太守陈登。

陈登,字元龙,下邳(今宿迁)人。25岁时,因品行道德、学问才艺出类拔萃,受推举为孝廉,被任命为东阳县长。今天金湖、盱眙一带,天长县的北部和宝应县的西部就属于东阳县。在汉朝时,地广人稀,一县人口超过一万户,行政长官称县令。一万户以下称县长。这样大的地域上的人口还不到一万户,可见东阳县是一个多么贫瘠的地方。他到任后奖励生产、抚育孤儿、扶助贫困,没有几年,百业俱兴,人口增加,得到徐州刺史陶谦的赏识。陶谦见他有搞农业的才能,提升他为典农校尉,管理一州的农业和水利。他到任后干得很出色。东汉末年是群雄逐鹿、腥风血雨的动乱年代。不久曹操杀了陶谦,今天苏北这块土地为曹操所有。建安二年(197),曹操提拔陈登任广陵郡太守。

陈登到广陵干的第一件事是整治邗沟。原来的邗沟大致的航向是从广陵出发,向东北到射阳湖,再折向西北到末口(今淮安)进入淮河,300来里的航程要绕道500来里,而且沿途浅滩众多,航行极不方便。于是他组织民众,把这条水道拉直,基本奠定大运河江淮段的河道走向。

今天扬州市区北面有上、中、下雷塘3个地名,这一带在西汉初年是一片汪洋泽园,称雷陂。浩淼广阔,方圆在10里之上。但是经过300年砍伐树木,水土流失,本来不深的陂塘已经留不住水。陈登到广陵后,踏遍青山,勘察地形,在地势低洼的地方组织人力建坝拦水,形成上雷塘、下雷塘、勾城塘、小星塘,这四塘灌溉了几百顷水稻。还有一项大工程在仪征境内,他发动民工在今天龙河南端拦坝蓄水,形成一个南北20多里的水库,可以灌溉一千多顷土地,人们为怀念他的功绩,称此为敬爱陂或陈公塘。

要特别提出的是,这些水利工程是在兵荒马乱、戎马倥偬的年代完成的,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很少的。敬爱陂是扬州地区最早见之于记载的农田灌溉工程。历史记载说:“(陈)登在广陵,广施仁德,明审赏罚,民畏爱之。”

陈登在完成上列水利工程之外,还要对付江南的军事割据首领孙策。有一次孙策带领数万军队来攻广陵。陈登的幕僚说:“敌众我寡、形势悬殊,我们不如一把火烧毁广陵城,带领城内百姓暂避锋芒。敌人得到的是空城,不久就会退去,这时我们再回来。”陈登厉声地说:“我是一郡父母,一郡百姓就是我的子民,世上有父母这样对待子女的吗?”吓得手下人再不敢说退避的话。他立即集中将士面授机宜,要他们在敌军面前每战必退,慢慢退入城内。他的部队按他的计划行事,在一天傍晚全部退入城中,敌人在骄横的气氛中在城外埋锅做饭、安营扎寨,就在敌人手忙脚乱不设防的时候,他命令一支部队绕到敌人后方,自己亲率一支部队杀进敌营。敌人腹背受敌,被打得溃不成军。

孙策占有江东大片土地,大本营就设在镇江,屡次前来侵扰。一次,又包围了广陵城,陈登派一支部队潜出城外,在城西北每10步扎一草把,共扎10里,一天夜里,10里的草把同时点火,远远望去,像一支绵延10里举着火把的援军。这时城楼上的守军欢呼雀跃,高呼:“曹公的援军到了。”这时,陈登率领部队杀出城去。敌人害怕了,纷纷退回江南。

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这样总非长久之计。建安六年春天,他接到曹操的命令,把广陵城移到今天的宝应射阳湖镇。他走街串巷动员民众一齐撤离。男女老少都愿跟随他到新的广陵城去。

在动乱中,他把广陵建设为绿洲。在新的广陵城又干了几年,曹操任命他为东城郡(郡治在今安徽怀远)太守。在他离任这一天,全城百姓扶老携幼,有的背负襁褓跟随他去东城郡。

1800年过去了,由于扬州地区丘陵不高,建起的陂塘,塘浅底平,经不住水土流失,到宋、明时期,大都淤浅成平地。不过,维扬区西湖镇东北的小星塘依旧是一泓绿水。敬爱陂的中心留下一条蓝蓝的河水,人们纪念他,用他的字命名为元龙河,在民间口头使用年代久了,又少了一个字,称龙河。这诉说着陈登的遗爱还在扬州。

 

陈登(169-207)  字元龙,徐州下邳人。少有扶世济民之志,博览群书,雅好文艺,通晓典籍制度。25岁举孝廉,徐州牧陶谦任命他为东阳县长,后来归顺曹操,任命为广陵太守。他赏罚严明,恪守纲纪,劝曹操攻吕布,吕布被灭,以功封伏波将军,调东郡太守。又献平定东吴之策,未被采用,曹操后来每与孙权作战,常叹息说:“恨不早用陈元龙计。”许汜评论他说:“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后来“湖海气”一词成为赞美豪侠之士的典故。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