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史志》2016年第二期(上)

来源:党史办 时间:2016-07-11
 

编 者 按

    71日,我们喜迎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风雨兼程,我们党从血雨腥风中走来,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经历了无数血与火的洗礼,铸就了如今的辉煌与不朽。忆往昔峥嵘岁月,展未来任重道远。为纪念党的生日,认真做好“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学习教育的宣传工作,我们专门编辑了《仪征史志》(迎“七一”特刊),刊载仪征红色建制沿革、老同志忆当年在仪征斗争的光辉足迹等内容。沿着红色足迹,我们一定会发扬党的光荣传统与作风,大力弘扬尚义求真的城市精神,团结拼搏、务实进取,为“迈上新台阶、建设新仪征”而不懈奋斗!

 

 

 

 

 

目    录

 

 

红色建制沿革

从“三行办事处”到十二圩特支 ………………………( 1)

1939年苏皖支队来仪后至19499月仪征县域变化和区域范围内区乡变化的情况 …………………………………(6 )

 

往事回忆——口述史选载

陈雨田回忆在仪征的抗日斗争…………………………( 11)

吴恩禄回忆开辟湖西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17)

许采文谈在甘泉县民主政府陈集区的工作……………( 23)

 

人物春秋

一个党员是怎样成为中流砥柱的

——记中共仪征县委书记马义宏………………………( 27)

厉以宁和他的政坛弟子…………………………………( 31)

 

文史纵论

乡贤精神的继替…………………………………………(49 )

 

小资料

周恩来祖辈中谁任过仪征知县…………………………( 59)

郑板桥的仪征情结………………………………………( 64)

工作动态     ………………………………………………(69)

 

 

红色建制沿革

从“三行办事处”到十二圩特支

上世纪20年代,十二圩盐务还处在兴旺时期,工人数万,常住人口十四五万,江上盐船帆樯如林,街上商贾云集。这里官僚政客麇集,地痞流氓横行,盐工深受剥削和欺压。其独特的社会环境,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和开展活动提供了条件,因而受到江苏省党组织的重视。19261月,江苏省委指示中共丹阳独支派人到十二圩开展工作。据中央档案馆所存19264月“丹阳独支关于扬州十二圩的情况报告”记载,中共丹阳独支派到十二圩的同志名“成昌”。他到十二圩后成立“三行办事处”,以做盐场运输、劳务生意为掩护进行活动。“三行”是指扛工、扫工和船工。这三个行业中穷苦工人较为集中,共产党员到了他们中间如鱼得水,活动进展顺利(报告中暗语称“生意非常发达”),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发展组织成员9名。他们是周帮惠、周大生、王小香、冯少川、陈瑞荣、李德兴、乔小山、陈筱乔和周小毛。9人都是男性,其中,年龄最大的35岁,最小的22岁;4个湖南人,1个湖北人,2个江西人,1个仪征人,1个盐城人;3个船工,2个扛工,1个曾在汉口做过生意。组织成员发展到8名以后,曾举行过一次党支部成立大会,学习党章,履行入党手续,还将支部分成3个小组,便于分头活动。党支部建立以后,党员每天坚持学习,了解国内外大事,讨论如何进一步在盐工和农民中发展组织,还到附近农村活动。当时中国共产党处于秘密状态,为了防止泄密,报告里只字未提共产党,通篇谈的都是开办“三行办事处”、“介绍人谈生意”、“行规”、“押字”等暗语。比如,党支部成立会是这样讲的,“43日,召集各行七人谈过生意,如何办法,手续遵照行规办事,各人押字,分为三组工作,第一组周帮惠负责,第二组冯少川负责,第三组成昌负责。”又比如,党支部建立后,活动有“每夜收工均谈生意二小时,新闻政治各情况”、“讨论工农问题,颇有兴趣”、“到圩地内乡村间生意通行如何”,等等。报告中所说的做生意等情况,实际上暗指在十二圩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开展活动的情况。

中国共产党早期留下的档案极少,这一时期有关党组织在十二圩活动的档案仅此一份,涉及的当事人解放后也无法找到,因此,20世纪80年代编写中共仪征组织史资料时,无法确认“三行办事处”是党的正式组织,没有记入党史正本,而是作为“注释副本”存档。

然而十二圩“三行办事处”以后的活动,再没有见到其他档案资料的记载。但1928年中共扬州特委向江苏省委所作的5次报告中,却都提到了十二圩有共产党组织和盐工党员。如212日的报告中提到,“仪征十二圩是淮盐运船的总汇,一个10名盐船工人的支部是最近找到的,但特委没有能力注意到这里的工作”。715日的报告中又提到,“特别注意十二圩靠江的农民和驳船工人,以便将来运货”。111日的工作报告说,“仪征十二圩最近有办法,可以派人去”。1130日的报告中活动分子调查表列:“刘志沧,男,二十二岁,镇江人,在仪征县党部工作,十七年春入党,属仪征支部,在仪征做发展工作。”1212日的报告又称:“仪征盐船同志10人,县党部委员是一个镇江同志,这里也是派人去的问题。本月份因无钱,仅仅去了两次。”另还有一份档案资料记载,19292月建立的中共十二圩特别支部,属中共扬州特委领导。

为了征集一战、二战时期党史资料,弄清1928-1929年十二圩中共党组织及其活动的情况,1982年,仪征党史办公室曾组织人员进行调查。调查人员先在十二圩召开70岁以上老人座谈会。到会的老人有盐船工人、开小店的老板、杠头(包工头),他们当时已经成人,且有较广泛的接触面,按理应该知道一些情况,但由于党组织是秘密的,抗战爆发后十二圩人大都东奔西散,事过几十年,老人们已经说不上什么,仅仅回忆起当年发生在十二圩的可能与党组织活动有关的一些事件。比如,1928年农历除夕,有人从商店和住户门缝里塞进传单,上面写着“打倒土豪劣绅”、“工农翻身求解放”等口号。随后调查人员又到镇江调查刘志沧的情况。刘志沧已于1963年去世。通过镇江党史办公室掌握的资料,了解到刘志沧公开身份是镇江(丹徒)国民党县党部委员,1927年秘密加入共产党,1928年中共镇江县委成立时为县委委员,1928年初被国民党江苏省党部调来仪征县任县党部委员,约一年时间调往靖江,1929年以共产党嫌疑被捕。1928年中共扬州特委的两次报告中,提到他是“同志”,“属仪征支部,在仪征做发展工作”。1988年编纂成书的《中国共产党江苏省仪征市组织史资料》也确认刘是党组织负责人。第一章“土地革命时期(1927.3-1937.7)”是这样记述的:“1928年春,中共江苏省委为贯彻‘八七’会议精神,继续向各县派联络员,普遍发动农村的秋收斗争。中共党员郭成昌为仪征党组织负责人,共有党员7人。是年秋,中共扬州特委负责人夏采晞对扬州党组织进行整顿时,郭成昌已调任扬州西乡区委书记。重新派以国民党仪征县党部委员身份为掩护的中共党员刘志沧负责发展工作,11月,仪征十二圩有盐船工人党员10人,全县有同志200余人。19292月建立了十二圩特支,后因白色恐怖,活动被迫停止,党组织解散。”

从上述资料得知,1928年扬州特委报告与1926年“中共丹阳独支关于扬州十二圩的情况报告”相关联。其一,中共丹阳独支报告的报告人署名为“成昌”,这个“成昌”就是1928年为仪征党组织负责人,后来又调任扬州西乡区委书记的“郭成昌”。他应该是一位入党很早的中共党员,1926年被丹阳独支派到十二圩开展工作,对十二圩及仪征情况熟悉,所以,事隔一年后的1928年上级党组织继续派他到仪征做党组织负责人。当年仪征县范围内别的地方都没有其他共产党组织,只有十二圩有,因此仪征党组织负责人也就是十二圩党组织负责人。其二,丹阳独支报告中提到,“三行办事处”吸收的成员是9名,加上1名负责人,正好10人。扬州特委1928212日报告提到,“仪征十二圩是淮盐运船的总汇,一个10名盐船工人的支部是最近才找到的”。不仅10名盐船工人与丹阳独支报10人吻合,而且“最近才找到的”这句话,更证明在1928212日之前,这10名盐工党员就在十二圩了。这10名盐工党员是何时入党并建立支部的?是1926年或者1927年。1927年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四一二”政变,大多数党组织被迫停止活动。答案只有一个,是1926年丹阳独支以“三行办事处”的名义,以介绍运输、做工为掩护发展党员。由此推断,1928年的10名盐船工人的支部和1929年的中共十二圩特别支部的前身应是1926年的盐工支部,也就是说,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十二圩已有了共产党组织,她应是仪征建立最早的中共支部。

 

 

 

 

 

1939年苏皖支队来仪后至1949年9月仪征的县域变化

和区域范围内区乡变化的情况

县名

部门

隶属

负责人

辖区

 

 

(1939.12

-1943.2

 

 

苏北特委

 

皖东津浦路东省委

 

皖东津浦路东区委

书记:  周爱民

        石  竹

        桂  蓬

徐建楼

丁明志

马义宏

李代耕

副书记:石  竹

一区

二区

四区

五区

六区

七区

新篁区

二五区

湖西办事处

 

 

皖东津浦路东各县人民抗敌联防委员会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

县长: 周爱民(兼)

       杨  汉

       吕惠生

       桂蓬(兼)

       陈雨田

       魏  然

模范

皖东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

营长: 田贤成

副队长:詹大海

        高 斌

        汪心泰

        陈克明

(1942.2-

1944.9)

淮南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书记: 祁式潜

       吴泽芳

月塘区

胥浦区

樊集区

八百区

新篁区

塔山区

四合区

钟林区

东庙区

谢集区

金集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主任:  魏  然

副主任:郭  石

        李绳武

        刘乃殿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

政委: 祁式潜(兼)

      吴泽芳(兼)

司令: 魏  然(兼)

副司令:王义勋

        李世安

续表

县名

部门

隶属

负责人

辖区

 

(1944.9-

1945.8)

 

淮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书记:  吴泽芳

        魏  然

副书记:丁明志

        秦  超

月塘区

谢集区

胥浦区

铜山区

八百区

四合区

樊集区

东庙区

金集区

塔山区

钟林区

移居区

新篁区

王子区

南圩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县长:刘乃殿

     魏 然(兼)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

政委:吴泽芳(兼)

     魏 然(兼)

司令: 李世安

       艾明山

(1944.9

-1945.8)

淮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书记: 李永梅

       郭  石

龙河区

朴席区

新城区

三河区

仓颉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县长: 白  烽

       杜  李

仪扬

总队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

副队长:李长富

湖西

办事处

(1942春-1943.6)

皖东津浦路东区委淮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书记: 余纪一

二五区

路南区

路北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主任:  李梦甲

副主任:陈仁刚

        姚一青

湖西

大队

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

大队长:罗厚忠

续表

县名

部门

隶属

负责人

辖区

 

 

 

 

 

 

 

(1943.6-

1946.9)

淮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华中第三地委

书记: 胡  炜

       黄祖炎

       程  明

       郭  石

副书记:余纪一

        陈新丰

        沈  策

陈集区

古井区

大仪区

二五区

龙河区

朴席区

黄珏区

公道区

秦仁区

菱塘区

杨寿区

杨庙区

送桥区

王桥区

甘泉区

槐子区

三河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

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华中苏皖边区政府第三行政区

县长: 董筱川

      余纪一(兼)

       许言希

       陈仁刚

副县长:陈仁刚

        吴均和

        卜  明

        孙  克

淮南军区路东分区

华中军区第三军分区

政委:胡  炜(兼)

      黄祖炎(兼)

      程 明 (兼)

      郭  石(兼)

副政委:赵  荣

        王义勋

        常  毅

司令:  胡 炜(兼)

        黄仁庭

        夏云飞

        方载阳

        田贤成

 

 

(1945.8-

1946.9)

淮南苏皖边区委员会路东地委

华中第三地委会

书记:  郭  石

        魏  然

副书记:丁明志

月塘区

谢集区

胥浦区

龙河区

朴席区

新城区

铜山区

淮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津浦路东专员公署

华中苏皖边区政府第三行政区

县长:  胡  坦

副县长:倪伯年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

华中军区第三军分区

政委: 郭  石(兼)

       魏 然(兼)

总队长:李长富

大队长:黄  明

续表

县名

部门

隶属

负责人

辖区

 

 

(1948.4

-11)

淮南区委

淮南区路东地委

江淮一地委

书记:  魏  然

        丁明志

副书记:丁明志

        项  南

月塘区

陈集区

凌塘区

秦仁区

公道区

黄珏区

凌桥区

杨庙区

大仪区

樊集区

钟林区

古井区

水上区

东沟区

胥浦区

新城区

金集区

三河区

淮南路东专署

江淮第一行政区专员公署

县长:  陈仁刚

副县长:葛许光

        张振中

淮南军区

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江淮军区第一军分区

政委: 魏  然(兼)

       丁明志(兼)

司令: 魏  然(兼)

       薛  磊

副司令:薛  磊

 

 

 

(1948.12-

1949.2)

 

江淮第一地委

书记:   项  南

副书记: 陈  超

月塘区

凌桥区

陈集区

新城区

胥浦区

黄珏区

公道区

甘泉区

凌塘区

秦仁区

仪圩区

仪城区

江淮第一行政区专员公署

县长: 葛许光

副县长:周元林

江淮军区第一军分区

政委:项  南(兼)

司令:薛  磊

 

续表

县名

部门

隶属

负责人

辖区

 

(1949.2-9)

华中第二地委

扬州区地委

书记:  王秉华

        陈  超

副书记:陈  超

        吴展平

        张静江

月塘区

胥浦区

陈集区

新城区

凌桥区

凌塘区

甘泉区

公道区

黄珏区

仪圩区

仪城区

大仪区

朴席区

真州镇

苏皖边区第二行政专员公署

苏北行政公署扬州区专员公署

县长: 周元林

副县长:赵 刚

苏北军区扬州军分区

政委: 王秉华(兼)

       陈 超(兼)

队长: 张荣福

 

 

 

 

 

往事回忆——口述史选载

陈雨田回忆在仪征的抗日斗争

我是19416月到仪征的,来时是以淮南区党委特派员的身份。淮南区党委派我到仪征的目的是扭转当时仪征不好的局面。当时仪征的局面是只剩了两个区(月塘、胥浦),一点根据地也没有了,白天在边界上活动活动,晚上则要退出仪征县的境界,到六合县的地方才安全。敌人在东沟、侯营、胥浦、十二里岔、谢集都安了据点。其中侯营、胥浦是单纯的伪军,这些伪军头子都是地方土顽。如胥浦张怀山是仪征县内域商会的狗腿子;谢集卢维国原来是我们的大队长,后叛变,此人最顽固。十二里岔住了一个分团属谢集。月塘、胥浦两区与六合接壤,仪征背后就是六合。六合东边的八万桥、横梁、瓜埠都是敌人据点,从后方来非走樊集不可,伸进去像个口袋。

当时为什么搞成了这样一个困难的局面呢?因为县武装模范营遭过敌人两次袭击,损失很大,原有三个连,我到时整编起来一个连的兵力都不足,已失去战斗力,不能再打仗。就是县府公安局名义有个警卫排,实际上只有一个班的兵力。

来时我与桂蓬(当时县委书记)商量,因桂高度近视,在前方打仗实在困难,所以由他带着模范营到金牛山整训。模范营编余下来的班排连长指导员,由我集中成立为武工队,一律配备短枪,朱少初当队长,虽然人数不多,30人不到,但短小精悍,机动性强。就把这部分兵力摆在前方刀口上。另两个区,每个区有一个区队各有十几人。我到时又正碰上杨某检查交待。杨某原是我们这边的,但跑到卢维国那里去当个副大队长,只十几天又给我们搞过来了。

有天我正在与魏然谈问题,侯营当地恶霸头子老侯香通过人来找魏然说:“现在鬼子势力大,你们坚持很困难,不如把你们队伍写个名单给我,可以成为我的一个分团。”敌人当时就嚣张到这样程度,引起我们很大气愤,决心打掉他。

记得那天正下着大雨,我与魏然到了余营,找到在侯营担任分团长的俞定濯,问他怎么办。侯营这个据点,我们是一定要拔掉,到时你如何配合。俞答应到时把他的分团(实际只有二十多人)先拉到胥浦。我们打下侯营,他就把那个分团拉过来(到我们这边来)

我就去找独四团(团长罗占云),一个团都开过来了,打时实际上只用了一个营。打下侯营的时间是这年的秋冬之交,部队还未穿棉袄。打时我们出发地点是靠近钟集的糜家洼。

侯营一打掉,局面就打开了,胥浦也就好活动了,这是个起点。

当时,由于敌人势力较大,我们地区收缩,因此不少乡保长都成了两面派,为扭转局面非镇压一批罪大恶极者不可。

我们武工队的第一次行动是由我带着去打十二里岔谢集之间的九里集敌人税所,当场就把税所所长打死。

第二仗是在曹集附近,我带着公安局那个班活动,正碰着一些伪军下乡来敲竹杠。我们到了曹集,先把伪军站岗的打掉,再打了一个排子枪,伪军都吓跑了,我们得了一支步枪,一条子弹带。

第三次行动是我们调查到曹家集一保长私通谢集,群众都反映他很坏,就把他抓起来,开了公审大会后就地枪决。

这几次行动后,打击了敌人嚣张气焰,鼓舞了人心,对两面派的乡保长及一些坏人震慑很大,乡保长再也不敢搞两面派了。局面也就稳定了。

当时由于我们地区收缩,整个仪征就剩个月塘集了,东沟又在敌人手里,群众习惯的逢集交易都无集镇可去了。为稳定民心,就在卅里铺建立逢集点,逢集那天,把干部、武装都带去了以壮声势,群众对此很满意,称卅里铺为“新东沟”。月塘逢集过去在街上,敌人易来骚扰,为监视敌人,把逢集地点迁到附近的一个小山岗上,如果逢集时有敌人来,居高临下,很远就可以看到。

1942年春天,独四团打了十二里岔。十二里岔工事做得很好。打后不久,伪军又去占据了。

九里集打下后,月塘区稳定了。当时月塘区有四个乡:月塘、光华、移居、曹集。月塘集后面又划建给了长山乡,乡公所在长兴集。

这时人心稳定了,政权强化了,民兵也组织起来了。谢集这个钉子拔不掉不便于我们发展,就向谕兴、陈集这些空隙地区钻。有天,我带着武工队到陈集去活动,正遇着谢集伪军一个中队到陈集,乡保长请他们在茶馆吃喝。我们就打进去,打死、打伤了一些,也搞到了一些枪支。这次战斗仅朱少初本人受伤,臂膀打伤。

这一仗打后,我们的影响又扩大了。我又带着一个连去婁营活动,白天就在婁营办公。金集自卫团长婁老巴子是婁营人。那时,地主为了保自己的家产,暗地与鬼子都有勾结。

我们这样活动不到三天,鬼子出动来打我们了。婁营背后有山,鬼子从山上来,另一部从谕兴过来。我们那个连就对付迂回过来的鬼子,一直打到黄昏,鬼子撤退了。这是1942年夏天的事,当时成立谕兴区,我们有三个区了。(在谕兴区成立前,钟林区就成立了)。

1942年夏秋之间,三团(武五团)由黄彭亭带着第二次打十二里岔,伤亡很大,但未打下。那个营的战士大部分是高宝人,死亡的烈士葬在大营李附近。

我们背后是东沟,敌人伪军与鬼子是分开驻防的。第一次打东沟是参谋长李世宏主张打的,罗占云未去。结果只歼灭敌人一部,副团长挂彩。

后来的情况改善了,仪征局面打开了。我们就发动群众扩军。上面也下达了任务,给我们的任务是一个连。我们搞了两个连,上面调走了一个,我们县里留下一个,这样县模范营就由一个连变成两个连。这时,田显成调走了,接替的是高秃子,但不几天又换成了詹大海(是从盱眙调来的),这时叫仪扬常备队或仪征总队。詹也不去,被李代耕与区暑副专员调走。他走后是陈光明(人称陈猴子)来了。我又把十几个小鬼分编成小鬼班,一律配备马枪(比步枪稍短),班长也是小鬼。我每天早上带着他们下操,晚上就由他们站岗。

那时税收东南最多,在钟集设有税所,在大河口也有,伪军也搞税收,双方商定,互不侵犯。分区在王子庙也设有税所。

税所收税人员是晚上活动。1942年春节前后,卅里铺附近一个村庄出了一个内奸,名叫陈子久。一天晚上,他趁大家睡觉,把所长(可能是蒋品)20粒快慢机偷去,把另两个所员的步枪大闩一下,押着三个人向东沟方向走去,准备投降敌人。走到龙山头时,村庄上狗一咬,那个内奸心一慌,我们的三个人就趁机跑了。而枪支却由内奸拐到敌人那里去了。我了解这个情况后,为弄清内中究竟是什么问题,下命令一定要把那个内奸活捉到。胥浦区副区长徐润之接受了这个任务。我们在龙山得到了情报,得知其人有天晚上要到龙山头某家敲竹杠。徐润之与指导员预先埋伏在某家。那个内奸到后,徐即向前与其扭在一起,因那个内奸劲大,徐渐感不支,向其开枪,那个内奸也向徐开枪,徐负重伤,指导员要去背他,徐不同意,而把快慢机交给指导员,要指导员快走,徐一人爬着出了庄子,到了田里歪在田沟里了,被汉奸杨老五看到报告了鬼子,鬼子来后见徐已负重伤即开枪打死。这是我在时出的一个乱子。另一个乱子是1941年秋冬之际,月塘区副队长杨玉田(参加过内战的)叛变,跑到南京下关。后弄清是由长兴集某坏人策动的。杨到下关后,因无钱,跑到光华乡来敲竹杠。人才到,群众即向我们报告,我们随即赶到,将杨活捉了回来,因他有点老历史,送到后方被枪毙了。

我开始到仪征,因当时形势紧要,人是杀了不少。但以后就不杀人了,采取拉的方法。如国民党法政大学毕业的余伯恒父亲捉来,搞了他12条枪。

1942年秋,我生了一场重病(可能是副伤寒),每天高烧在40度以上,原先找不到医生看,后来总算找到了一个医生,看了说是恶性疟疾,送我到后方医院。马义宏病死后,我又二次到仪征。194210月,我就调到路东武装工作委员会去了,从此离开了仪征。

吴恩禄回忆开辟湖西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1942年初,余纪一亲自到陈集乡伪乡长雷泽民家。雷老奸巨猾,寒暄一番之后,睡眼惺忪地首先开腔:“贵军此番光临敝地,建立抗日政府,实属乡民之大幸,本当尽力效劳,奈皇军尽在咫尺,力不从心,还请原谅……再说日军与贵军相争,百姓处于战争之下,但愿生灵免于涂炭,则幸甚。”余纪一看穿其花招,晓以大义:“自抗战军兴,国军节节败退,置大好河山亿万同胞陷于日寇铁蹄之下,他们怯于对外,勇于对内,为人民所不耻,我八路军、新四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转战敌后,屡建奇功,全国人民把希望寄托在我党我军身上,国际法西斯败局已定,日寇虽疯狂一时,但已是强弩之末,大局如此,小局亦然,我淮南根据地上下一心,团结御敌,不断巩固壮大,日寇据点虽近在咫尺,早晚必为我拔除。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人民群众觉悟日渐提高,他们会起来打碎枷锁的,凡一同革命,一同抗日,共赴国难的人士,我们表示欢迎,如敢资敌、助敌,甘心做汉奸者,定严惩不贷。”雷开始还无所谓,后来,汗流浃背,面红耳赤,听完余纪一的话,表示今后尽微薄之力。

舌战之后,雷泽民即忙召开部下会议,商量对策,他们看到日寇统治力量日渐薄弱,蒋介石远在峨眉山,而我横山、冶山、金牛山抗日根据地,朝发可以夕至,日寇既不能得罪,共产党也不好惹,只有左右逢源,两面应付,于是陈集乡伪政权在我强大攻势下,转化为两面政权。

陈集敌伪政权向两面政权转化后,陈集以东敌伪政权也开始动摇分化,有的不得不摆出两面姿态。如:八面玲珑的铁牌伪乡长刘耐冬,他们一面对日寇笑脸相迎,一面半迎半就地向我方人员打招呼,刘的两面姿态把手下的伪自卫团长孙万荣弄糊涂了。他提醒刘耐冬:“怎么向共产党打招呼?”刘哈哈大笑,教训道:“光棍不吃眼前亏,要乘顺风船,稳稳人自在。”这位伪团长恍然大悟,也仿其主子,两面应付起来。

一些敌伪控制较紧的伪政权,还是以敌对态度对待我抗日政权,湖西工委从后方调来革命战士,组成短枪队,湖西便衣队产生了。

两面政权逐渐扩大,便衣队长渗透到所谓“皇道乐士”上去,日寇大伤脑筋,经常召集伪乡保长到据点上训话,除少数顽固的汉奸外,大多数仍保持两面政权态度,就是少数汉奸,在我便衣队打击下,也不敢公开对抗。万集乡伪乡长(王少卿)相当顽固,只得跑到据点去,做遥控乡长。

日寇为了挽救其颓势,借考核伪政权效忠天皇诚意之名,耍了个检阅伪自卫团和检验民枪的花招,企图收缴枪支,改编伪自卫团为伪军。我湖西工委开展了反缴枪斗争,194267月份的一天中午,四乡八镇的伪自卫团丁、带枪的乡民到刘集马鞍山日寇据点集中,我便衣队警卫连及江南列湖西联络的六师十八旅一个班战士共70余人,冒着日寇夹击、伪自卫团翻脸的危险,埋伏在刘集北张家凹一带。伪自卫团至张家凹附近,突然四面八方乱枪鸣发,顿时便四散奔跑,日寇缴枪计划被破坏后,我战士立即撤走。

此后,日寇连发几个通知,伪自卫团等再也不敢来集中了。这次反缴枪斗争,为今后甘泉支队提供了武器。

1942年冬,湖西自卫队配合主力部队,攻破马鞍山敌伪据点,全歼伪军。刘集少数顽固势力,妄想勾结谢集伪军卢俭部,卷土重来。以陈玉孚兄弟为头子,秘密与谢集伪军来往,密谋歼灭我便衣队,打击抗日力量。他们自以为行踪秘密,无人察觉,其实是逃不出群众的眼睛的,不久,陈玉孚兄弟即被我镇压。

我便衣队一直在利用敌人的矛盾,争取可以争取的力量,以打击顽固之敌。卢俭部的一个伪军,家住刘集北,本是农民,被迫当兵。我便衣队做他亲属工作,从他处了解到陈某勾结卢俭的罪行。陈某家附近的贫苦农民也来报告便衣队,陈经常外出,行踪异常,并常有人来访。我战士不顾严寒天气,日夜守候在通往谢集的小镇上,一天拂晓,陈某鬼鬼祟祟的进了谢集据点,他当晚回来时,就被抓住了,开始审讯时,他还百般抵赖,其后不得不交代罪行。

为了开辟扬州以南三汊河地区的抗日工作,我便衣队经常深入敌后,活动在扬州城西、城南一带,日寇在大运河的运输受到威胁,异常恐慌,命令蒋王庙伪政权和伪自卫团,侦查我动向,以便消灭便衣队。

一天,20多个伪自卫团员,奉命在蒋王庙西北大竹园庄后面埋伏,妄想趁我便衣队经过,搞突然袭击。大竹园西有一条路,不断走着南来北往的商旅和平民百姓,伪自卫团封锁了这条道。便衣队长罗平带领四、五人向这里走来,他们发现,这条路上没有人走,而一些僻静的道上却又稀疏的行人,罗平随即命令停止前进,只身迎向群众,了解到自卫团不让百姓在大道上行走的经过。罗平与指导员石何,分析了敌情,决定脱离与伪自卫团接触,待机再来。

农历十一月下旬的一天,便衣队领导经过周密筹划,定出了打蒋王庙伪自卫团的方案,向战士们作了动员,晚上向蒋王庙进发。

蒋王庙的伪自卫团部如往常一样,麻将牌九几桌,洗牌声“哗哗”响,“红中”“发财”连叫碰。就连门岗也在旁吆喝。便衣队来到据点,无人发觉,罗队长命令战士包围整个团部院落,自己带六位队员摸进院内,队员从窗口、门口监视敌人行动。罗队长站在院中央,高声叫道:“不许动,谁动打死谁。”敌人被搞懵了,不知所措。罗队长与大块头桂宝昌迅速缴下伪军团长张矮子的枪,并捆了个结实。伪自卫团有的忙着躲藏,有的呆若木鸡,骨牌洒落一地。

接着罗队长便对伪自卫团员训话:“你们想不到我们突然来临吧?谁敢不听我党我军我抗日政府的命令,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你们都有家,不要在替日寇卖命了,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你们的团长,要教训他,把他带走,明天要你们的乡长来认错悔过,否则叫他们好看;枪支发还你们,但子弹、手榴弹一律没收。”次日,蒋王庙伪乡长来见罗队长,满口忏悔之词:冒犯虎威,罪该万死,望宽大为怀;今后一定按抗日军队和民主政府命令办事。

蒋王庙伪自卫团被教训后,远近敌伪政权为之震惊,更为我宽大政策所折服。自此以后,他们对日寇阳奉阴违,为我开辟扬州以南三汊河一带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1943年顺利建立了三河区抗日民主政权。

我便衣队在斗争中成长、壮大,除打击顽固不化的汉奸外,还铲除危害人民的土匪武装。在庙山把张尊朝部土匪打垮挤走,在胡场乡北打击了小股散匪,在扬兽埧消灭了零星散匪。这时,仪扬地区发展很快,便衣队转战天扬路南北,日寇抓不到、吃不掉、挤不走。敌人曾以便衣队对付我便衣队,并配合公开武装扫荡,但都未果。

湖西工委分析形势,认为统治力量大为削弱,我湖西地区大都建立起区以上政权,形势还在继续向有利我方转化,即向两面政权宣布:“以后不准再向敌人接受任务,为敌办事者,必将重处。”

古井寺伪保长吴长保,拒不执行我方命令,敌到古井寺时,吴殷勤接待,大肆捧场,吹嘘日寇军威,甘为效力。这一情况被湖西工委掌握后,立即下令,将吴处以死刑,为汉奸诫。

日寇见其仅有的“皇军忠顺良民”遇害,伺机报复,在一次遭遇中,便衣队唐指导员,为掩护湖西工委程震文同志脱险,将敌引至身边,不幸中弹牺牲。

唐指导员的牺牲,更激起战士们对敌人的仇恨,不到半个月,湖西便衣队与湖西警卫连,在铁牌甸表家井地方,痛击了日寇的便衣武警。同年除夕夜又在古井以北,枪毙了一个敌探,迫使日寇不敢轻易出动,两面政权迅速向拥护我方转化。

湖西便衣队在湖西工委领导下,为开辟湖西地区,作出了巨大贡献。原便衣队战士在甘泉支队成立时,都已成为骨干力量。1942年,一支不到十人的湖西便衣队和四十余人的湖西警卫连,到1943年已发展成为上千人的甘泉支队。原来处于陈集以西、沙集、谕兴集、樊家集一带,范围不大的湖西办事处,到1943年已经是拥有天长以东,扬州以北、以西、以南直至仪征东北、高邮以西广大地区的甘泉县人民抗日政府了。

 

 

许采文谈在甘泉县民主政府

陈集区的工作

 

我是天长人。1945年的春天我调到甘泉县抗日民主政府陈集区接替裴芒(女)同志任区委书记,在裴芒之前任区委书记的是陈聪(女)同志。那时彭德(女)是副书记,区长是高光鑑,没有多久李士英接替了高光鑑。当过区长的还有贺子贞,副区长是刘九智,一段时间以后刘九智就调走了。解放战争时期当副区长的还有李朝龙、糜加松,我一直干到北撤。陈集区的民兵大队长凌才桃,组织干事高执之,文书是刘武城,做妇女工作的是高云(女,现在柳州市邮局离休),区农会理事长是丁明桥。

当时陈集镇完全在我们控制之下,区署有一段时间就设在镇上,相对说来陈集还是甘泉县的后方。白天我们在镇上活动,晚上就下了乡,多半在沙集、丁桥住宿,有时在界墩住宿,次日晨又到了镇上来。

陈集区有这样几个乡镇:万集、界墩、沙集、丁桥、胡田、青年、陈集。有区队,指导员叫肖林,我去不久,区队就上升到甘泉支队了。万集乡乡长糜加松,沙集乡乡长曹东来,丁桥乡乡长梅永寿,陈集镇长高执之,胡田乡乡长是李朝旺、李朝龙。每个乡都有一个党支部,乡指导员有的还兼任乡长,陈集镇也有党支部,指导员是谁记不清楚了。每个乡脱产的好象有三、四个人。各个乡有乡队,不脱产,枪支有几十条,最少的也有十几条。一个支部810名党员,全区党员总数百十来人。发展党员的对象是雇农、贫农、中农,知识分子发展得比较少。吸收雇农入党没有候补期,贫农一个月的候补期,中农三个月的候补期,知识分子半年候补期。发展知识分子入党多半在机关、学校。

我们发动群众搞减租减息,通过这些活动提高大家的觉悟。当时还有工抗,区里负责同志兼管,工抗会的成员主要是些店员,作坊里的工人和农村的佃农。陈集乡还有青抗会,当时由罗必成负责,青抗会主要活动就是教唱歌,搞搞文娱活动,通过这些活动来提高青年们的思想觉悟。青抗会的成员多数是街上的青年。

张道山(雇农)和符二(木匠)曾搞过工会,北撤时,张道山被敌人活埋了。

妇抗会也有,彭德(女)负责,任务主要是发动妇女求解放。她们口号蛮多,但实际上工作重点不在她们,她们也参加斗争,保卫秋收、夏收。

当时陈集南面的丁桥乡工作搞得比较好。

在根据地里收税征粮也是一大任务,区里由李朝龙具体负责财粮。陈集街上有税务分局,有个姓顾的和李叔寒(三反时投滁河死)负责。

我们也抓武装斗争,鬼子经常到万集,我们区队也经常和他们接上火打几枪。

平时工作就这些,目的是巩固政权。

那时拥军优属,锄奸还是摆到一定的位置上的,部队驻婁营,我们去慰劳伤病员。

鬼子投降以后,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激动,不论城乡均狂欢一夜,上级还准备了一套班子,准备接收扬州,甘泉县政府也驻到了大仪街上去了。

“五四土改”的指示下达后,区党委在天长训练干部,陈集区也组织训练干部,别的地方也只是搞试点。

我们在陈集街上的统战对象,大多数是陈集镇上的工商业者,黄家驹妹妹是统战对象,刘义和、高义立、高义严也是统战对象。统战工作主要在集镇上面做,团结工商业界的头面人物抗日,教育他们遵纪守法,不要偷税漏税,给我们搞一些物资,争取一些逃亡的人回来。

北撤之前,国民党军由六合包围了天长,天长失守,大仪很快被占领,我们一方面做家属的转移疏散工作,一方面将身体不太好、不能坚持的、思想不稳定的都撤到后方去了。

吴恩鑑是区委书记,被舅舅出卖,在东林寺那里被俘,古井区委就散了。县委又派朱德仁来,我们组成了一个工委,两个区合并了起来,朱任工委书记,我是副书记,李世英、顾立安是委员,金集区委和他们县委失去联系,就从我们这儿了解情况。

我们留在这里坚持斗争,一方面打击敌特,镇压恶霸地主,给农民撑腰,一方面布置点线,建立一些通信联络的点,便于以后活动。这时朱云谦的十六团还在淮南地区活动,甘泉支队也经常到我们这边转转。就在这时陈仁刚县长的屁股上被打了一枪受了伤。田贤成组织我们动员了二十多人轮流换着抬他,一夜就送过天扬公路到菱塘桥那边去了。

由于当时的政策有些问题,群众关系没有以前那么好了,金集、沙集那一带,我们晚上一到,锣就敲的不得了。

1946年农历824日,我们接到县委副书记陈新丰的来信指示,连夜赶到高邮湖边,北撤就这样开始了。

现在回顾一下,北撤前我们政策上“左”的倾向比较严重。比如把娄家楼子一个姓余的地主杀了,这就有些过火,敌人就利用我们这些错误,进行反宣传,这对我们就地坚持极为不利。群众敲锣一方面是防止敌人来进攻,另一方面也是怕我们,那个阶段晚上敲老百姓的门,不开是常事。

 

 

 

 

 

 

人物春秋

一个党员是怎样成为中流砥柱的

——记中共仪征县委书记马义宏

 

1942721日,22岁的中共仪征县委书记马义宏病逝在烽火硝烟的战斗岗位上。噩耗传来,仪征抗日根据地的广大干部、群众同声悲悼。路东区党委、仪征县委分别召开大会,悼念这位党的优秀儿子,《新路东》报发表社论、文章,号召抗日根据地广大军民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这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是十分罕见的。

马义宏,原名张国荣,曾用名张宏、马义植。19191217日出生在江都县一个职员家庭。母亲早逝,他幼时寄养在亲戚家,之后随父亲到浦口、扬州居住并读书。上学期间,马义宏学习勤奋,各科成绩都比较好。他还和同学们组织读书会,利用假期和课余时间先后阅读了《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教程》以及邹韬奋主编的《生活》《大众生活》等书刊,并联系国际国内时事开展热烈的讨论。他们边学边做,用学到的革命理论指导实践,1935年寒假时,在扬州南门外清真寺内举办贫民识字班,向工农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传授文化知识。马义宏对这项工作很热心,不管刮风下雨,都按时到识字班,给大家讲解陶行知编的《老少通》课本,还慷慨激昂地发表时事演讲,鼓动大家关心国家大事,抗日救亡。1936年初中毕业后进镇江暑期师资训练班学习3个月后,分配到扬中县做教师。还在江都县初中读书时,秘密阅读进步书刊,到扬州南门清真寺贫民区举办民众识字班,一面传授文化知识,一面宣传抗日救亡,为了声援北平学生“一二•九”示威游行,在校内参加罢课和游行。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扬州“晨鸣社”和“民众宣传团”,投入当地救亡斗争。193711月,经南京、汉口、西安到延安,进抗日军政大学三期三大队九队学习。1938年春参加中国共产党。当年分配到国民政府安徽省民众抗日动员委员会工作。马义宏在全椒县群众帮助下,以动委会名义揭露暗中勾结日伪军的大地主,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罪恶阴谋。国民党广西军的一个旅长看中他的才干,派人用金钱、官职收买,要马义宏投其门下。他不怕威胁利诱,严词拒绝。

1939年,马义宏到中共路东省委担任秘书。翌年,日伪军集中优势兵力“扫荡”津浦路东地区,抗日根据地遇到严重困难。1940年春天,20岁的马义宏受命担任中共嘉山县委书记。那时的嘉山县的重要城镇和交通线均被敌人占领,抗日民主政权只剩下几个乡的活动范围。马义宏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全面抗战路线,宣传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组织统一战线,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在四五个区恢复和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19417月,马义宏调任中共仪征县委书记。

当时,日伪军在谢集、十二里岔等地建立据点,同时增派兵力,频繁袭击抗日军政机关,抢修公路,全面设置点、线,分割、蚕食根据地,抗日武装受到重大损失,大批区、乡被伪化,抗日民主政府被压缩到月塘峨嵋山周围的一小块地方,处境极为困难。马义宏服从组织决定,不避艰险,勇挑重担,到最困难的地方从事开辟工作,他同先期调到仪征的领导骨干陈雨田(任县长)、丁明志(先后任县委书记、民运部、组织部长等职)团结一致。依靠本地成长起来的革命骨干,共同努力奋斗。还在嘉山时,他深入敌占区发动群众,了解敌情,曾经多次遭到敌人的包围、袭击。他把这一工作作风带到仪征,朝气蓬勃地奔波于山区,穿插于敌后,热情宣传抗日战争的光明前途,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鼓舞、组织军民与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

他坚定地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站在一起。他始终把组织发动基本群众作为打开局面的中心一环,他与其他领导成员分头到贫苦农民中去,物色培养积极分子,播撒革命的种子,还采取集中训练和负责人分工传帮带等方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和斗争艺术。他还注意团结教育各界人士,亲自主持士绅座谈会,或者上门走访,对他们晓之以义,动之以情,动员他们合作共事。针对士绅中知识分子多的特点,马义宏与他们进行思想文化交流,用先进思想与优秀传统文化结合的形式打动他们,十分有利于组织广泛的统一战线。在这期间,有的商人想方设法冲破敌人的封锁线,从敌占区运来根据地紧缺的军需民用物资。有的地主大户响应政府号召,借出粮食,帮助缺粮缺种的农民度过春荒,不同程度上为抗日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各级干部赞扬马义宏把政策掌握的好,在减租减息、借粮等方面,他都把握得很有分寸,既发动了基本群众,也团结了士绅。

他作风民主,虚怀若谷,能团结大多数人一道工作。有一次,几个民兵骨干被敌人偷袭抓走,县委采取对策,派武工队捕捉伪军副司令的至亲做人质,限期伪军送回我方人员。有人认为这是软弱的表现,是右倾,主张立即处决抓来的人。作为县委书记,他没有轻易作出组织决定,要这些同志服从,而是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帮助他们认清敌我形势,分析不同处理方法的利弊后果,使这些同志自觉地克服感情用事的急躁情绪。认识统一后,群策群力,斗智斗勇,终于迫使敌人完全按照我方提出的方案办事,既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救回了自己的同志。他与领导班子的其他成员,情同手足。对下级同志也十分尊重,形成了亲密的战斗情谊。他与战们友惺惺相惜,互相关怀,有事与大家商量,虚心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马义宏在仪征主持工作一年,与同志们一起打开了仪征的局面,仪征抗日斗争的形势开始好转,地方党政工作也都走上正规。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能够在敌后复杂的环境中做好工作,完成党交待的任务,也是与他的勤奋学习分不开的。他有较好的文化根底,又进过抗大,但对学习仍然抓得很紧,利用战斗间隙刻苦学习革命理论和各种文化知识,对于上级文件指示更是反复研读。那时部队和县委机关没有固定驻地,差不多每天都要转移几处地方,在这种艰苦情况下,他的背包还是装着书籍、文件,一有机会就打开书本,就着微弱的豆油灯光认真阅读到深夜。

19427月,马义宏积劳成疾,又染上痢疾,身体非常虚弱。他坚持召开干部会议,部署上级对根据地工作的最新指示,会后即卧床不起,肠部溃烂,出血不止。党组织尽力抢救,但根据地缺医少药,又因战斗紧张几经转移,终至不治。在生命垂危时,他还关怀党的工作,惦记着民族解放事业,反复地叮嘱身边的同志:“要坚持斗争……,要进一步发展武装斗争。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中共仪征市委党史办公室
仪征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地址:江苏仪征解放东路300号 邮编:211400  苏ICP备12040993号
技术支持: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